半年时间找回1737名儿童 “团圆”行动让亲人不再等待

  始于今年初的“团圆”行动已找回1737名失踪被拐儿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91起,抓获拐卖犯罪嫌疑人236名。

  打击拐卖人口,帮助被拐失踪儿童回家,我们正在怎样做?还能怎么做?《新闻1+1》连线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处长刘景杰、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社会学院少年儿童研究中心主任童小军,共同关注“团圆”行动,让亲人不再等待!

  现在每年盗抢拐卖儿童案件降至20起左右

  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处长 刘景杰:自2009年以来,公安机关持续开展打拐专项行动,拐卖儿童犯罪得到有效遏制,现行的盗抢拐卖儿童案件年发案降至20起左右,且基本实现了快侦快破。

半年时间找回1737名儿童 “团圆”行动让亲人不再等待

  目前,“团圆”行动找回来的儿童绝大多数是在10多年前,甚至几十年前失踪被拐的,失散时间最长达58年。这其中既有拐卖儿童的案件,也有大量儿童走失失踪的事件。对于案件我们全力侦查调查,缉捕涉案嫌疑人。对于儿童走失失踪事件,我们也会顺线调查当年失踪的原因,力争破获一批隐案,找回更多的儿童。

  半年时间找回1737名儿童

  快速高效的背后有这些关键因素

  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处长 刘景杰:

  ①现代科技应用方面,由于历史原因,以前的技术水平、调查手段受到限制,随着时代发展、科技进步,公安机关在新技术的应用、大数据的侦查,还有工作机制完善等方面有了很大提高,现在查找历年失踪被拐儿童也具备了更好的条件。比如在刑事技术方面,我们查找失踪被拐儿童的技术手段不断丰富,特别是近年我国DNA检验技术已处于世界先进水平,为“团圆”行动提供了支撑。

  ②在侦查组织方面,通过去年命案积案攻坚行动我们积累了多方面经验,同时一批年富力强、业务精通、甘于奉献的专家人才,也成为现在侦查破案的重要力量,这些为“团圆”行动奠定了基础。

  ③在行动开展上,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更加快捷,渠道也更加多元,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积极支持参与,为“团圆”行动汇聚了智慧和力量。

  ④还有就是在协作机制上,公安机关跨区域侦查协作机制目前日趋完善,相互配合协查成为了一种常态,这些为“团圆”行动开展提供了重要保障。

  为了更多团圆时刻

  “团圆”行动下半年怎么干?

  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处长 刘景杰:下半年我们会不断总结前期的经验和战法,在已有的“团圆”行动安排部署基础上,我们下半年重点抓好4方面工作。

  ①加大失踪被拐、不明人员的摸排力度,及时采取他们的DNA信息录入系统进行比对。

  ②加大拐卖儿童积案的侦办力度,组织力量全力进行攻坚,同时对已找回儿童的事件顺线深挖,缉捕嫌疑人,力争查找到更多被拐儿童。

  ③加大科技支撑力度。公安部刚刚组织了为期一个月的技术比对会战,得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将认真总结这次比对经验,在提高战法的基础上,尽快组织新一轮技术会战。

  ④要加大宣传力度,充分发动社会力量支持参与团圆行动,提供线索,参与查找。

  离散亲人团圆

  也许就差“一滴血”的距离!

  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处长 刘景杰:实际上,及时采取DNA进行比对,是失踪被拐儿童和父母团圆最便捷、最准确,也最高效的方法。近期公安部公布全国3000多个免费采血点寻亲,关注公安部刑侦局的微信公众号,刑侦局打拐抖音号就能查找到,了解具体地址和电话。另外打开支付宝搜索“团圆行动”也能一键导航附近的采血点,这样能方便群众快速联系公安机关免费采血。这个免费采血不受户籍和地域限制,我们希望尚未采血的失踪被拐儿童父母尽快到公安机关采血,我们将全力帮助寻亲。另外,由于失踪被拐事件时间久远,有些当年报警求助的群众可能联系方式变了,我们也希望您能及时向公安机关说明,以便我们认定结果之后能及时联系到您告知结果。

  如何理解被拐儿童获救后

  救助、安置、康复工作的重要性?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社会学院少年儿童研究中心主任 童小军:拐卖涉及到被拐孩子和失去孩子的父母或家庭,双方都在这个过程里有创伤经历。孩子可能有各种各样的被恐吓、被欺骗、暴力、血腥等等经历,即使他没有遭受过这些,但他离开家庭本身可能也经历了惊恐的心态等等,家庭也有很多丧失和悲痛。所以在孩子找到以后,首先一定要在这个认识的基础上有一定制度性的安排,要有人来从事这样的事情,要能够通过采取各种措施,确保被拐卖受害人及时得到救助康复和妥善安置,帮助被拐卖受害人顺利回归家庭和社会。

  反对拐卖,行动起来需要怎样的合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社会学院少年儿童研究中心主任 童小军:过去我们说打拐,主要讲的是打击犯罪,而现在,除了打击犯罪之外,我们把重点也放到了救助、安置和康复,包括这类问题的预防方面。这也意味着我们的工作重心可能也要有所转变,在此前的工作基础上还要有所增加,要坚持和完善整个反拐工作的长效机制。比如现在社区里正在有全国未成年保护体系建设;比如我们有儿童主任等等。而我们今年4月份最新发布的《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2021—2030年)》在部门分工里,民政部门出现的频率非常高,比如“完善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支持社会组织培育发展”就是由民政部和公安部就作为负责部门,其它七个部门配合。而在其它很多需要众多部门参与的工作中,民政部也经常排在第一个。

  今年4月公布的《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2021—2030年)》,我认为最大的亮点在于跟我国未成年人保护之间的挂钩。因为儿童拐卖从大的角度来讲是未成年人保护中的一个问题,所以我们讲打拐其实也是在讲儿童保护的问题。6月1日我国新修订的《未成年保护法》正式实施,同时民政部各种各样的政策出台,还有司法等部门相关法律的出台,我国未成年人保护制度的框架在逐步形成,而且正在落地,正在寻找更好的让它顺利运转的工作机制。我觉得现在最新的“反拐行动计划”,其实是跟我国整体未成年人保护制度建设有了特别好的回应,不管是强调的原则,还是全社会参与、多部门协作、跨专业的服务,在计划里面反映得特别明显突出。

  警惕!我国儿童失踪事件中“离家出走”占比63%

  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上线五年来,截至2021年5月15日共发布儿童走失信息4801条,我们注意到其中离家出走的有2998名,占比63%,怎么看这样的高比例?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