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富”文章均衡着墨:三个主攻点解题“为何是浙江”

  “十四五”启程,“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为推动共同富裕提供省域范例”成为新发展阶段浙江的重大历史机遇和重大政治任务。

  共同富裕美好社会是社会结构更优化、体制机制更完善的社会形态,是一场以缩小地区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差距为标志的社会变革。根据中共中央的文件,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示范区的战略定位是高质量发展高品质生活先行区、城乡区域协调发展引领区、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试验区、文明和谐美丽家园展示区。

  此背景下,从地区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差距三个主攻点探究浙江的解题思路,或可读懂该省缘何能先行先试。

  “1.64”背后的“山海协作曲”

  共同富裕,重在“共同”,难在“共同”。

  于浙江而言,既要城市繁荣,又要乡村振兴;既要陆海统筹,又要区域协调……“均衡”底色铺就在“山”与“海”之间。

湖州妙西山坡上“种”起的度假村。 陈永 摄

湖州妙西山坡上“种”起的度假村。 陈永 摄

  “十三五”期间,该省经济总量跃上6万亿元台阶,年均增长6.5%,是经济最发达的省份之一;11市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与最低市倍差降至1.64,是全国区域差距最小的省份之一。

  当武义县车门村的宣莲苗种,种在了海宁经济开发区的“武莲海种”示范基地里;当景宁畲族自治县的高山生态农特产品,通过“飞柜平台”运送到上虞、宁海等地百姓的餐桌上……这是浙江推进区域协调发展的一个个生动画面。

  区域间的发展沟壑是如何消弭的?一首“山海协作曲”给出浙江答案。

  2003年,浙江省委提出面向未来的“八八战略”。其中擘画的“进一步发挥山海资源优势,推动欠发达地区跨越式发展”蓝图为区域协调发展夯实基础。

  山有所呼,海有所应。海风跨海越山,为浙西南山区带来全新的生机。

  轩德皇菊、鱼跃酱油、古堰画乡酒……在义乌副食品市场的丽水莲都生态农产品精品馆里,百余种独具地方特色的农产品广受当地顾客青睐,让莲都的绿水青山与义乌的广阔市场完美“联姻”。

  义乌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在商贸、市场、电商等方面有着天然优势。结合“山”的特色与“海”的优势,2012年莲都与义乌建立山海协作关系,从共建山海协作产业园,到不断推进各领域项目,再到搭上“义新欧”班列快车,莲都打开山门、问海借力,将更多好产品推向世界。

  区域协调发展是兼顾效率与公平的发展,公共服务均等化亦是题中之义。在此方面,浙江率先探索,是全省域推进紧密型医共体建设试点省份之一。

  “几天前因腹部不适我来到到苏庄卫生院,并受到了开化县人民医院下沉医生的会诊,现在在乡镇就能得到县级医院专家诊治,十分方便。”衢州市开化县苏庄镇方坡村村民黄某某向为其诊治的开化县人民医院内三科专家黄军霞表示感谢。

  这已成为乡镇居民就医选择的新常态。自医共体建设以来,“专家跑”代替了“病人跑”,一些简单就诊在当地即可完成,为村民节约时间、节省费用。目前,浙江208家县级医院、1063家乡镇卫生院整合成161家医共体,基层首诊率不断提升。

杭州未来科技城。余杭宣传部提供

杭州未来科技城。余杭宣传部提供

  区域协调发展的好故事正不断涌现。

  著名经济学家、浙江大学共享与发展研究院院长李实认为,过去二十年,浙江区域差距处于一个不断缩小的趋势,这背后有改革基因,也有发展因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浙江接下来如何进一步实现区域发展一体化,区域间既相互协作又相互帮助,将在区域发展方面走出一条独特的道路。

  “1.96”背后的“城乡共富路”

  “1.96”,一个数字的背后大有深意。

  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十三五”时期,该省城乡居民收入倍差从2.07倍缩小至1.96倍。“共同富裕示范区”主战场在“三农”、短板在“三农”、品牌亮点也在“三农”。从“三农”角度解读“1.96”颇具代表性。

  以人为核心,以改革为动力,浙江久久为功,跑出城乡均衡加速度。

  本世纪初的浙江,经历了20多年的改革开放发展,出现发展不平衡的“成长烦恼”,“村村点火、户户冒烟”是农村常态。痛定思痛,2003年,把“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化”作为内容之一的“八八战略”落地生根;“千万工程”于同年启动,开启了以改善农村生态环境、提高农民生活质量为核心的村庄整治建设大行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亦在浙江提出,发展经济和保护生态之间的辩证关系不断上演。

  去年春节前夕,“浙江的农村能有多豪华”登上热搜,白墙黛瓦的江南建筑映衬如黛远山,网友称之为“向往的生活”。

  景在村中、村融景中,这样的乡村在浙江并不少见。作为嵊州唯一的整村搬迁异址重建村,前岩新村村民开荒山、种果树、修建路、开民宿,靠双手因地制宜蹚出一条致富路。“村里现已形成竹笋、水果、花木三大产业,其中水果种植面积约700亩,是远近闻名的‘果木专业村’。”该村党总支书记赵志军介绍,村民人均收入达14500元左右,比最初翻了20多倍。

  正如农业农村部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浙江省农办原副主任顾益康所认为的,浙江通过尊重农民首创精神,给予农民自由发展权利,激发了农民增收致富的内生动力。

  不仅是着眼乡村的内生驱动力,浙江农村亦在城乡要素的双向流动中充满生机。

  分析该省农村的成功案例,浙江“两山”理念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景新认为,领头人和农民群体是延长乡村活力之关键,人气是农村最大的生产力。

  其观点与浙江“两进两回”机制不谋而合。在“科技进乡村、资金进乡村、青年回农村、乡贤回农村”的热潮下,上海人李耀强坦言自己是被吸引来浙江农村扎根的一员。

  “2016年我第一次走进湖州妙西镇妙山村时,就一见钟情了。”李耀强说,依托绿水青山,他尝试在山坡上“种”房子,在不占用耕地、发展生态经济的情况下,万余平方米的度假村在11余亩点状供地和流转租用的300多亩林地上建起。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