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抹黑新疆,西方从哪找了这么多“群众演员”?

  观中国 | 为了抹黑新疆,西方从哪找了这么多“群众演员”?

  近年来,在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关于中国新疆问题的论述中,常常援引一些有名有姓的所谓“新疆受害者”的案例,把新疆“干涉自由”“侵犯人权”甚至“种族灭绝”的故事讲得有鼻子有眼。一些当事人还频频在报纸、荧屏和国际论坛上露脸“现身说法”,俨然成为某些西方政客、媒体的座上贵宾。

  然而事实真的如他们所述吗?

  《中国日报》旗下中国观察智库日前发布的《涉疆谎言的产生与真相》报告(点击查看报告全文)揭示,反华势力炮制了所谓“新疆数据项目”“新疆受害者数据库”“维吾尔过渡期司法数据库”,笼络收集了一批“证人证言”,目的只是为了诋毁新疆、蒙骗世人。  

  也就是说,这些“新疆受害者”,只不过是配合西方唱好“反华大戏”的一帮“群众演员”而已。

  这三个“数据库”共涉及12000多人,但经有关方面仔细研究核对,不难发现其中漏洞百出。让我们来看看这12000多名“证人”究竟都是些什么人:

  首先,这里面有1342个“假人”:这些人根本就不存在,完全是凭空编造出来的。

  在剩下的人中,有238个死人:他们已经因疾病等原因死亡。

  在剩下的人中,有3244个犯人:他们因危害国家安全、暴恐或其他刑事犯罪而被判刑。

  在剩下的人中,有264人在境外。

  最后还剩下6962人,都生活得好好的。

  所以说,这“群众演员”的规模看似庞大,细看实属荒谬至极。

  编故事是有规律可循的,编造新疆谎言也是如此。从西方反复炒作的几个“经典”案例中不难发现其中的“套路”满满。

  套路一:无中生有

  涉疆“数据库”中一些“证人”,被美西方反华势力所雇佣,在境外完全靠抹黑新疆为生的。他们或捏造自己“遭迫害”的“亲身经历”,或编排亲属“被拘捕”“失踪失联”等谎言。他们甘愿充当西方反华势力的“棋子”,目的多是为了骗取“难民”身份,博取国际社会同情,获得物质利益。

  例如,新疆且末县人米日古丽·图尔荪是常出现于西方媒体和政界的“明星”之一。

  2018年4月,米日古丽·图尔荪和丈夫及两个孩子前往美国,并在美国“国会-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听证会上作伪证。

  她多次对CNN等媒体表示,自己被警方关押在“集中营”,被强迫服用或注射不明药物;每天都有人遭受酷刑,其间目睹9名女子死亡;她的儿子在乌鲁木齐儿童医院死亡,她未被告知其子入院治疗原因。

  听听!多么凄惨的经历!

  然而实际情况又是如何呢?

  首先,米日古丽·图尔荪确实曾在2017年时被且末县公安机关拘留过,但起因是她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拘留期间,公安机关发现她患有传染病,出于人道主义考虑,20天后便撤销了对她的强制措施。除了这20天刑事拘留外,她在中国期间是完全自由的。2010年至2017年间,她还曾先后11次往返于中国和埃及、阿联酋、泰国、土耳其等国。

  其次,米日古丽·图尔荪从来没有在教培中心学习过,更没有被迫服用药物的情况。她声称自己在“集中营”被注射毒品和药品导致其绝育。但据核查,她并没有做节育手术的记录,她的父母也说她有生育能力。她还谎称自己的弟弟艾克拜尔·吐尔逊在教培中心被虐待死亡。闻听此事,她口中的“死人”艾克拜尔·吐尔逊本人立即公开表示:“米日古丽一贯满口胡言,不但撒谎说我死了,还造谣说看到别人死了。”

  第三,米日古丽·图尔荪的儿子在乌鲁木齐市治病期间没有死亡。她的一个儿子曾因患肺炎、脑积水、右侧腹股沟斜疝等疾病,分别于2016年1月14至19日、5月6至12日、11月4至8日,由她本人及其家人送至新疆乌鲁木齐市儿童医院住院治疗。这个孩子就是2018年4月她和丈夫前往美国时带的两个孩子之一。

  再如来自伊宁市的“90后”甫尔海提·教待提。

  甫尔海提·教待提于2011年初来到美国,到处组织开展“集体作证”活动,收集所谓“集中营”人员信息,并主导“Me Too Uyghur”指证活动。

  据他所说,他的母亲被关“集中营”12个月,被关监狱3个月。2019年3月,他以“教培中心幸存者”及其家属身份接受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接见”。

  真实的情况是,甫尔海提·教待提与父亲、哥哥和两个妹妹在美国,而其母米乃外尔·吐尔孙一直在新疆正常生活。据米乃外尔·吐尔孙说,她几乎每天都跟儿子视频聊天。

  为了抹黑自己的家乡,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米日古丽·图尔荪和甫尔海提·教待提之流不惜用如此恶毒的剧情编排自己的至亲,甚至“发起狠来连自己都不放过”。一个“群众演员”为在这出“反华大戏”里唱出彩,竟“卖力”到这个份儿,也是够拼了!

  套路二:改头换面

  一些人因为触犯了中国法律,被依法判处刑罚,然而在某些西方政客、智库、媒体的联合“包装”之下,他们摇身一变成了遭“压迫”的对象。本来凶恶的害人者竟变成了无辜的“受害者”。

  比如,吐鲁番市的塞米·巴瑞,因犯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乌鲁木齐市的艾克拜尔·衣明,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抢劫罪、非法拘禁罪等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25年;阿克苏拜城县的艾合提·吾吉,因犯故意杀人罪(未遂)、寻衅滋事罪等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20年;喀什泽普县的阿卜杜热合曼·阿卜杜克热木,因犯猥亵儿童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4年。

  原来,为了抹黑新疆、打压中国,美西方反华势力竟可以为犯罪分子“鸣冤喊屈”。

  套路三:移花接木

  西方反华势力利用虚构、歪曲的事实,凭空编造出一些“新疆人的遭遇”,并把它们“嫁接”在本来过着正常生活的新疆人身上。

  比如,阿克苏地区库车市人民医院消化科医生塔依尔·艾散、退休教师阿依夏木·沙迪克,喀什地区泽普县幼儿园教师古丽巴哈尔·麦麦提,喀什日报社退休编辑、作家塔依尔·塔力甫,和田地区皮山县的安外尔·达伍提、吾麦尔·艾力、阿卜杜凯尤木·达伍提等,都曾被美西方反华势力诬称为“遭到拘留”,但实际上,他们都在社会上正常生活。

  其中,足球运动员叶尔凡·叶孜木江,正在随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训练;哈密日报社编辑依沙克·排祖拉、哈密市民宗委退休干部早然木·塔力甫夫妇,还专门参加了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现身辟谣。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