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道县“假币江湖”:家族式犯罪 当地掀打假风暴

  湖南道县“假币江湖”和打假风暴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胥大伟

  发于2021.4.12总第991期《中国新闻周刊》

  在中国假币犯罪的版图中,湖南道县是全国假币犯罪的“重镇”。  

  央行的一份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的假币年平均收缴量近8亿元。道县政法委提供给《中国新闻周刊》的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道县缴获假币2352余万元,占湖南全省假币缴获总额的 80%。2018年以来,全国共破获假币犯罪案件1281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986名,其中道县籍人员涉案107起、174人,占比均为8%。

  道县寿雁镇,制贩假币一度很“出名”。寿雁镇是道县第一大镇,当地居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寿雁镇有“中国第二人民银行”之称,在市面上被非法使用的假钞则被戏称为“寿雁版”。永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车丽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道县是全国为数不多的伪造、买卖、运输、持有使用假币犯罪“一条龙”地区。“刑法规定的每一个假币犯罪的环节,在道县特别是在寿雁镇,都能够找到这样一个违法犯罪的存在。”车丽华说。

  湖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副总队长高强此前公开表示,针对湖南省永州市道县假币犯罪泛滥的突出形势,湖南省公安厅向道县县委、县政府发出《关于道县反假币工作的提醒函》 ,公安厅经侦总队将道县纳入一类经侦工作风险突出县域。

  在道县,打击假币犯罪风暴骤起。亮警灯,拉警笛,拉网式“包村”集中围剿。2021年1月13日,湖南省永州市、道县公安机关兵分三路,对藏匿在道县境内的多处假币犯罪窝点进行“定点清除”,缴获100元面额2015版假人民币858万余元,打响了2021年全国打击假币犯罪的第一枪。2月21日,永州市、道县两级公安机关再次出动150余名警力,对道县永丰村、牛路口村等制贩假币窝点进行集中统一收网行动,缴获20元面额的假人民币364万余元。车丽华坦言,使用几倍甚至十几倍的警力,一是为了形成震慑,二是做到“除恶务尽”。

  “入行”的门槛并不高

  特种防伪打印纸、彩色油墨、刻度尺、烫金粉、丝印网……当这些工具材料汇集在一起的时候,情况就“不正常了”。

  自2019年1月起,道县农民陈平开始购买特种打印纸等耗材,并与他的“下线”频繁接触,这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专案组成员、道县公安局民警李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陈平是有假币犯罪前科的“老对手”,而与他接触的下线人员也都是假币贩子。

  印制假币需要一些专用原材料,例如特种打印纸、彩色油墨等,但这些耗材却并非管制物品,通过网络等渠道就可以获得。道县警方赶赴广东,通过对一些原料厂商的调查发现,陈平团伙将要伪造的假币数额巨大,警方开始了对陈平假币犯罪团伙长达数月的侦查和摸排。

  当确定了以陈平为首的假币犯罪团伙的打印、加工、藏匿假币窝点及相关犯罪嫌疑人后,警方4个抓捕组分赴道县寿雁镇、富塘街道等地,实行集中收网行动。“当我们冲进屋内时,打印机仍在工作。”李伟说。

  车丽华介绍,道县的假币犯罪主要“学习”广东地区,原先主要是从广东地区的上游犯罪链上购买假币,再做二次加工。随着打印机的普及,一些道县人获得电子母版后,开始自己打印假币。

  对于假币犯罪而言,制造和贩卖两个环节缺一不可,技术和渠道是其中最重要的两个“要素”。李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与广东地区破获的“工厂式”机制印刷假币不同,道县破获的印制假币犯罪仍以打印机打印为主。以打印方式制造假币,具有设备少、技术简单、成本低廉的特点,近年来此类犯罪在全国不断蔓延。公安部的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捣毁的打印假币伪造窝点数从每年数十个上升到数百个。

  打印假币,“入行”的门槛并不高。在网上,通过QQ群等渠道,可以买到利用PS技术制作的假币电子母版,一些人甚至提供传授制假技术的“教学服务”。然而掌握印制假币的“核心技术”则并非易事。

  公安部反假币实验室负责人董永宪曾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犯罪分子买好纸,烫印好安全线,一层层叠加印刷不同的颜色,印完后进行裁切和二次加工,每张假币都要用机器或人工加压,在假币上形成凹凸感。因其制作工序繁杂,小小误差就会导致错位、重影,成为“废票”,所以技师很“宝贵”,他们可以凭感觉,用普通颜料调出近似真币的颜色,也因此报酬惊人。

  道县警方近年来破获的假币犯罪案件中,“技师”往往都是团伙核心成员,且精通电脑及打印技术。当“技师”进入打印点后,便不再与外界联系,找到打印窝点也成为了案件侦破的关键。

  李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假币犯罪团伙分工明确,各有工序,“生产不负责加工,加工不负责销售”。假币犯罪团伙的结构呈“金字塔”形,越往上则隐蔽性越高。处于“塔尖”的是团伙头目,他们被称为“老板”,牢牢控制着假币的售卖渠道。而从假币的制造、出售、运输整个流程,犯罪团伙都会精心缜密地计划。

  道县政法委提供的资料显示,从近两年侦破的案件看,犯罪嫌疑人不断更新犯罪方式方法。有的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频繁更换通讯方式,“人货分离”,“遥控指挥”,一有情况就逃之夭夭,一有机会又另起炉灶,致使侦破打击更加困难。

  李伟透露,当地假币犯罪团伙印制的假币,技术水平并不算高,只要细心鉴别就能辨认真假。“做出很真的假币意味着所获的利润会很低。”李伟解释道。对于一些长期接触假币犯罪的当地人来说,造假币这门“生意”要比在外面讨生活好得多。在道县,印制一张百元假钞的成本是三四元,而假钞的批发价则是每张10元,这中间有6~7元钱的“赚头”。李伟告诉记者,假币犯罪团伙通常一批会打印数万甚至十数万张假币,金额往往高达数百万元,产量大带来的利润就显得很可观。

  除了大额假币,假币犯罪团伙也开始把目光对准小额面值的假币,以期“薄利多销”。今年2月21日,道县公安机关侦破的唐某玉伪造货币案,缴获的20元面额假币就达364万余元。对于小面额假币,老百姓警惕性低,容易在现实中流通,这也意味着小面额假币更“畅销”。2016年,山东烟台警方破获了专做20元面值的假币的犯罪团伙,1000余万元假币仅用90分钟就销售于全国15省27个地市。

  跨区域打击难题

  在道县,假币犯罪现象由来已久。上个世纪90年代,香港印刷企业大量向广东地区转移,在当地培训了一大批熟练的印刷工,伪造货币现象开始滋生。道县因地处湘南,毗邻两广,素有“襟带两广,屏蔽三湘”之称,是湖南通往广东、广西的交通要道。作为人口输出大县,道县人外出务工的主要去向就是广东地区,一些人开始接触假币犯罪。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