笏山金矿爆炸事故再敲警钟 绷紧安全生产责任弦

  2020年全国发生重大事故16起 笏山金矿爆炸事故再敲警钟

  绷紧安全生产责任弦

  1月10日下午2点,位于山东烟台栖霞市的山东五彩龙投资有限公司笏山金矿发生爆炸事故,造成井下22名工人被困。截至目前,现场救援仍在紧急进行中。1月13日上午,国务院安委办、应急管理部召开全国视频会议,督促各方面强化安全生产责任落实,抓好隐患排查治理和安全监管执法工作,有效防范化解安全风险。

  在安全生产领域,重特大事故时有发生,危及公众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进入新发展阶段,如何统筹发展和安全,全面提高防范化解重大安全风险能力水平?  

  企业迟报事故30个小时,救援面临较大难度

  按照烟台市发布的情况通告,笏山金矿发生爆炸是在1月10日14时许,但直到11日20时5分许,涉事企业才向栖霞市应急管理局报告有关情况。

  根据国家《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事故报告应当及时、准确、完整,任何单位和个人对事故不得迟报、漏报、谎报或者瞒报。事故发生后,事故现场有关人员应立即向本单位负责人报告;单位负责人接到报告后,应于1小时内向事故发生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报告。

  本次事故发生后,涉事企业组织力量施救,由于对救援困难估计不足,直到30小时后才向栖霞市应急管理局报告有关情况,存在迟报问题。目前,事故责任单位相关责任人已被控制。

  记者了解到,此次爆炸发生在距离井口240米深度的“一中段”。事发时,此处没有作业人员,被困的22人主要分布在离井口698米处的“六中段”和离井口648米处的“五中段”,分别有作业人员13人和9人。事故救援指挥部技术专家组组长、山东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安全总监修国林称,此处是在建矿井,井下空间相对狭窄,而爆炸破坏了工人逃生的通道和通讯系统,并燃烧了井下空间里的氧气,释放出有毒气体,让救援困难重重。

  据了解,接到事故报告后,应急管理部工作组赶赴现场指导处置,调集矿山救援专家及矿山救援队伍携专业设备赶赴现场参与救援。山东省委省政府成立省市县一体化指挥部,组织调集周边专业救援队伍和各类机械设备。目前,已调集10支救援队伍350人、机械设备70余台套开展现场救援工作,各项救援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开展。

  截至1月13日17时,回风井井筒障碍物清理至距地面310米,救援钻孔中的2号钻孔累计完成进尺420米。

  全国大部分地区安全生产形势持续好转,煤矿和非煤矿山违法违规问题突出

  “统筹发展和安全,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把安全发展贯穿国家发展各领域和全过程,防范和化解影响我国现代化进程的各种风险,筑牢国家安全屏障”……不久前闭幕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上,“发展和安全”被多次提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抓好发展和安全两件大事,有效防范化解各类经济社会风险,高度重视安全生产和防灾减灾工作,坚决防范重特大事故发生。

  日前,应急管理部官网公布了“2020年全国应急救援和生产安全事故十大典型案例”,警醒生产安全的重要性。记者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应急管理部纪检监察组了解到,2020年,全国大部分地区安全生产形势持续好转,各类生产安全事故起数、死亡人数同比分别下降15.5%、8.3%,系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未发生特别重大事故,首次化工、烟花爆竹、非煤矿山、工商贸等重点行业领域同时未发生重特大事故。

  与此同时,也要看到,去年共发生重大事故16起,涉及建筑、运输、煤矿、火灾等不同类型,事故起数与2019年持平,死亡人数上升18%。“这反映出当前安全生产进入平台期和瓶颈期,企业本身安全水平和部门监管监察水平都亟待突破和提升。”驻应急管理部纪检监察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在交通运输领域,道路运输和水上运输(含渔业船舶)重大事故明显反弹,共发生重大事故10起,同比增加8起。2020年6月13日,浙江省台州市温岭市境内沈海高速公路温岭段发生一起液化石油气运输槽罐车重大爆炸事故,共造成20人死亡,175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9470余万元;9月18日,渤海海峡老铁山水道发生一起商船与渔船碰撞的重大水上交通事故,造成渔船沉没,10名船员全部失踪,直接经济损失约300万元。

  煤矿和非煤矿山违法违规问题突出,主要表现为违规承包、以包代管问题突出。例如,陕西百吉矿业公司李家沟煤矿违规将从井下综采工作面至地面原煤仓间所有系统的日常生产、运行、维护与管理承包给其他公司。内蒙古银漫矿业公司对承包单位以包代管、包而不管,对承包单位长期重大事故隐患不检查、不制止,安全主体责任长期悬空。

  相关部门监管责任落实不到位,企业重生产轻安全

  “防范重特大事故,矿山安全仍是重中之重。”驻应急管理部纪检监察组有关负责人说,最近一段时期,煤矿和非煤矿山接连发生多起重大事故,煤矿超层越界开采、违规开采保安煤柱、违规转包分包、不经批准擅自复工复产等违法违规行为较为严重,非煤矿山“一证多采”、多矿井下互联互通、以包代管和尾矿库擅自加高坝体等问题突出。

  究其原因,一方面,一些地区部门和企业把全国安全生产专项整治三年行动等同于一般性安全检查,没有真正查摆剖析系统性、深层次问题,没有从根本上制定制度措施。另一方面,企业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安全发展理念树得不牢,重生产轻安全,缺乏内生动力,一些国有企业多层级管理,责任落实层层递减,致使制度措施和现场管理“两张皮”。

  此外,一些监管监察部门职责交叉、推诿扯皮,执法重数量、轻质量,存在不敢查、不想查、不会查的问题。一些监管监察部门对上级工作部署落实仍有较大差距,监管有盲区,对关闭矿、技改矿、基建矿重视不够。去年发生的湖南耒阳“11·29”煤矿透水、重庆永川“12·4”煤矿着火事故都发生在停产矿井,这次山东的金矿事故又发生在基建矿井,说明监管监察效能有待提高。

  2020年重庆发生松藻煤矿“9·27”重大火灾事故后,不到3个月又发生吊水洞煤矿“12·4”重大事故;山东因极端天气造成煤矿双回路停电、大量人员滞留井下险情后,不到3个月吉林一些煤矿再次发生同类险情;湖南耒阳市2011、2012年连续发生透水事故,2020年又发生重大透水事故……“3起事故如出一辙,可见事故教训汲取不深刻。”有关人士表示。

  根据应急管理部的通报,2020年以来发生的煤矿较大以上事故中,一些企业存在屡次违法违规问题,在监管监察部门多次执法、督办的情况下仍然敷衍整改,甚至弄虚作假。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