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打细算,用好黄河水

来源:人民网 编辑:刘 欣2020-09-17 06:26:31
浏览

  黄河水资源量仅占全国的2%,却承担了全国12%的人口、15%的耕地以及50多座大中城市的供水任务。

  2019年9月18日,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召开。一年来,各地区各部门继续推进水资源集约节约利用,把水资源作为最大的刚性约束,大力推动农业、工业、城镇领域节水,黄河流域水资源集约节约利用水平不断提升。

 

  玉米黄、高粱红、秋风吹拂“青纱帐”,河南滑县白马坡高标准粮田示范区换了新装。“瞧,棒子个头大、籽粒饱,再过十来天就能收了,亩产1300斤以上跑不了。”滑县道口镇蔡胡村种粮大户白学杰信心满满。

  “水是咱庄稼人的胆。”白学杰说,从十几亩地到400多亩,这些年,全靠水“壮胆”……

  “有多少汤泡多少馍”,用水大户成省水大户

  “过去浇地真叫人作难,大水漫灌,费水;两人守一口井,费工;遇上旱天,只敢浇保产水,一亩地只能打几百斤粮食。”白学杰回忆。

  平整土地、连通沟渠、实施引黄灌区续建……“田成方、路相通、旱能灌、涝能排”的高标准农田连成片,“望天田”喝上了黄河水。目前,滑县累计建成高标准农田134.5万亩,今年将继续建设6万亩。

  “好水淌金银,要珍惜来之不易的水。”白学杰感叹。过去浇地,地里要拉水管,柴油机突突冒黑烟;如今,田里有了机井房、出水口,浇地刷卡,用多少取多少,省钱省电省水。

  白学杰还用上了新“神器”——双翼式平移自行喷灌机。大家伙身上布满喷头,伸展双臂匀速前行。“在电脑上设定水量和时间,400亩地3天就能浇完,喷洒均匀,用水量少一半。”白学杰说。去年,滑县引黄河水14098万立方米,目前县里农业生产可节水47.2万立方米,年新增粮食生产能力39.44万公斤。

  沿黄河溯流至上游,在甘肃景泰县,黄河劈山斩岭,萦回婉转。景泰川电力提灌工程让黄河水跃高山、穿沙漠,润泽120多万亩耕地。

  20公里外的甘肃农垦条山集团的农场里,正在进行一场节水试验。这1000亩试验田是集团灌溉中心主任赵烈学的心头宝,“地里布满的传感器可实时监控,土壤含水量低于70%,滴灌喷头才会打开,浇地更精准。我们争取明后年在全农场推广”。

  通过推广“干种湿出”农艺,减少灌溉次数;安装滴灌设备,减少用水量……十多年来,从大水浇地到为作物打“点滴”,节水带出农场总经理张庆春的“两本账”:先算节水账,一亩地用水量降到270立方米左右,4万多亩地每年能省水1000多万立方米;再算增收账,水肥一体,一亩玉米节省成本200多元;马铃薯个头匀称,深受薯片加工企业欢迎,一亩纯收益上千元。

  黄河浩荡东行,润泽良田,浇灌出一个个“粮袋子”:塞上江南、河套灌区、中原“粮仓”、黄淮海平原……黄河流域及下游引黄灌区目前有大型灌区84处、中型灌区663处,灌溉面积达1.26亿亩,黄河流域农业用水占用水总量六成以上。

  促进黄河水资源集约节约利用,要拧紧农业用水的“龙头”。水利部全国节约用水办公室主任许文海介绍,一年来,水利部大力推动农业节水增效,加快大中型灌区现代化改造,推广喷灌、微灌、水肥一体化等节水技术,优化调整作物种植结构与面积。黄河流域农业节水水平不断提高,2019年,黄河流域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0.562,耕地实际灌溉亩均用水量319立方米,节水水平总体优于全国水平。

  总量管控、层层分水,抑制不合理用水需求

  黄河来水少,如何省着用?先定“大盘子”,用水指标层层分解到省市县(区),再到企业、机关和农田,分多少水就用多少水,倒逼各地以水定需、量水而行。

  370万立方米,这是位于山东滨州滨城区的华纺股份有限公司分到的用水量。“这不仅是用水红线,更是生命线。水一停,一半的生产工序马上停摆。”公司能源系统副总工程师于涛介绍,每个车间限定耗水指标,车间再根据纺织品的颜色、厚薄、工艺水平,细化到每台机器,用水量通过计量表实时汇总到管理平台。

  “用水红线激发出节水积极性,新设备、新工艺层出不穷,冷却水、工艺水等废水分类回收。”于涛告诉记者,2019年公司每百米印染产品取水0.83吨,是印染行业规范条件中限定用水指标的一半。

  1.59亿立方米,这是滨城区分得的黄河水量。“企业生产、农田灌溉、居民生活全靠黄河水。”滨城区水利局水资源管理中心主任张艳光说,“每年年初,用水户申请、水利部门核定,下达用水指标,遏制不合理的用水需求。”张艳光介绍,全区节水型企业建成率为64.9%,农业节水灌溉率达40.26%。

  在宁夏,60%的耕地、78%的人口靠黄河水。“每年宁夏分配的平均可耗用黄河水是40亿立方米左右,必须精打细算。我们建立区、市、县三级水指标体系,取用水单位未经许可不得配置取用水量,对突破用水总量红线指标的地区实行新增用水限批。”宁夏回族自治区水利厅厅长白耀华介绍。

  控制总量,合理分水,管住用水。“一年来,我们严格落实黄河流域的用水总量和强度控制,严格水资源论证和取水许可审批管理,确保黄河水得到有效利用。”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水资源管理与调度局副局长程艳红介绍。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黄河干流青海、甘肃、宁夏、内蒙古、山西、陕西、河南、山东和河北9省(区)合计耗水量为242.93亿立方米,比年度计划分配指标的248.14亿立方米少5.21亿立方米。

  许文海介绍,近年来,节水已成为流域内项目立项重要评判指标之一。通过严控项目审批、提升节水技术,黄河流域火电、煤炭、现代煤化工等能源行业用水效率居于国内领先水平。2019年黄河流域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21.6立方米,约为全国平均值的1/2。

  据介绍,黄河流域内万元国内生产总值用水量持续下降。2019年,黄河流域万元国内生产总值用水量为55.4立方米。

  盘活水资源,从向政府“要水”到在市场“找水”

  “5.4亿元,成交!”今年4月,全国首例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水权网上交易在宁夏完成。每年2000万立方米、转让期限25年,宁夏永宁县挂牌区域水权指标,宁东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成功竞标。

  一头,企业缺水,发展受限;另一头,农业节水缺钱,用水方式粗放。这是一些地方面临的用水矛盾。“通过市场之手打破行业限制,让水流向效益高地,提高水资源利用率。”宁夏回族自治区水利厅水文水资源监测预警中心科长陈丹介绍,地方政府发展节水农业,把省出来的水量放在水权交易市场,实现用水供需对接。

  水权交易,不仅倒逼了节水,更让水资源管理方式为之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