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一再拖尾,广州与变异病毒赛跑,防控措施不断升级

  广州与变异病毒赛跑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彭丹妮 杜玮

  发于2021.6.14总第999期《中国新闻周刊》

  5月21日, 广州荔湾区一名75岁的阿婆郭某感染新冠病毒的通报,打破了广州的宁静。5月18日,她自觉不适,自行服用感冒药;5月20日下午,她步行至荔湾区中心医院发热门诊,当晚初筛结果阳性,21日疾控部门复核为新冠轻症患者。  

  到了23日下午6点,广州已经对重点区域人群进行了检测,12.8万份样本中,当时已完成检测的11.5万份样本均为阴性。此后,一直到5月25日,官方通报中,只增加了一例无症状感染者,就是郭某的丈夫。疫情看似很快就要结束,然而它却比预想中拉得更长。到了6月7日,广东这轮本土疫情已经进入第18天。

  5月21日至6月7日24时,本轮疫情广州市累计报告108例本土感染者,其中确诊病例98例、无症状感染者10例;佛山市累计报告10例感染者,再加上此前茂名报告的一例,目前此轮广州荔湾本土疫情感染链增至119人。

  国家疾控中心一位不愿具名的权威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考虑到病毒的特点,疫情恐怕在未来两周还无法清零,即便是大规模的核酸检测,也不能一下子就“揪出”全部感染者,因为有些人可能在检测的时候,病毒载量还不足以被检测出来。

  在国内不时暴发的小规模疫情中,广州的这一波疫情值得警惕。它是一次与输入有关的偶然暴露造成的传播,但是至今也不知道漏洞出现在哪个环节,同时广州也未能在病毒进入社区传播之前快速斩断传播途径。当被誉为“千年商都”的超大城市广州,遭遇传播能力已大大增强的印度变异病毒株时,这场赛跑必须跑得更快。

  病毒传染性增强,

  半个月已传播了至少五代

  阿婆郭某被确诊两天后,她的丈夫被判定为无症状感染者。5月25日,曾在早茶店为郭某送餐、家住广东茂名的姚某确诊。随后26日,在第一轮的重点人群排查中,广州一天通报4位感染者,包括曾在19日与郭某在同时间喝早茶的宋阿婆,宋某某的侄女宋某名、11岁的孙子许某某以及儿媳妇雷某某。

  尽管这一天只通报新增了4名感染者,但疫情已经开始显露了危险的端倪:病毒已经从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传播至次密接者,出现了三代传播。也是从5月26日开始,广州荔湾区用两天时间完成了全员核酸检测,根据第一轮排查的结果,广州市在荔湾区划出了6个重点区域进行严格管控。5月27、28日,广州分别报告了3例、5例无症状感染者。

  广州疫情刚发生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院长、流行病学家姜庆五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为广州的公卫硬件条件、物资储备、人员专业技能等,都要比之前发生疫情的很多地方强,而且,目前传染链条比较清楚,感染的都是首先发现的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因此他对这次疫情的走势比较乐观。

  然而,流调配合重点区域核酸检测与管控的模式却没有有效切断传播链。5月29日,广州一下子通报了12个无症状感染者,从29日开始,连续5天,广州每日新增的感染人数超过两位数。在找到传染源、厘清传播链条的环节上,广州遇到的问题越来越棘手。

  基因测序发现郭某感染的是印度变异株。她近期没有到过国内中高风险地区、没有境外旅居史,发病前14天一直在广州生活。据广州荔湾区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的通报,初步判断郭某为境外输入关联确诊病例,不排除是意外暴露造成偶发感染。但直到现在,也没有公布溯源的具体结果。“这说明病毒实际上已经在隐蔽传播一段时间了,正好碰上这个老太太郭某出现症状,才被发现。”病毒学专家、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金冬雁说。

  广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张周斌在发布会上总结说,本轮疫情主要呈现局部区域聚集以及家庭聚集的特点。具体来说包含两大类:一是已经报告的病例大多是既往病例的密接,特别是家庭密接者和频繁社交的密接者;二是大排查发现的病例也与既往病例有多个重点场所的时空交集,特别是早茶店、小餐馆等空气不流通的场所。

  6月7日,广州又报告新增10个确诊病例;另有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9例,广州4例、深圳3例、佛山和湛江各报告1例。疫情依旧没有看到收尾的迹象。好在,这10例新增确诊者中,9个都来自感染者较为集中的高风险地区荔湾区白鹤洞街区域,多数是之前确诊者的密接者,另外1例在番禺区大石街,也与之前白鹤洞街感染者有关联。

  然而,病毒在社区传播之后,已经出现了无法追踪传染链条的病例,甚至造成了“超级传播”事件。5月28日,广州市荔湾区一个城中村“海南村”出现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这位53岁的女士,前一天因喉咙痛就医,被检测出核酸阳性,她与之前的确诊者没有直接关联。截至6月3日,与她相关的感染人数已达19人,整个海南村已有感染人数共计27人。金冬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1传100属于超级传播事件,像这样1传十多个,也算一个小的超级传播事件。“超级传播一出现,就把疫情快速地放大,这样的情况是我们防控的重中之重”。

  此后不断出现传播链条不清的感染者。比如,6月2日的确诊病例中,有一位39岁的女士,住在荔湾区白鹤洞街道,在发热门诊排查发现,她不属于被排查的重点人群。6月4日,一位常住越秀区北京街道的31岁男士,在发热门诊排查被发现感染。

  这轮疫情中,公卫专家和相关疾控系统人士都感到,病毒的传播力很强、病毒载量高。“可以通过一起吃一顿饭,或者是短暂非直接接触造成传播。”广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张周斌说。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是新冠患者救治定点医院,医院感染病中心首席专家蔡卫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及,“据我了解,(海南村)这么多人并没有真正地聚集在一起吃饭或者进行其他活动,而郭阿婆和宋某某虽然同一时间在一间餐厅喝早茶,但中间隔了好几张桌子。”目前,病毒已至少传播了五代。他说,医院现在监测病人的病毒载量,和第一、二代没有什么区别。这意味着病毒的传播力没有出现衰减,这比去年的毒株要厉害得多。

  该院院长雷春亮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这次疫情在临床上表现出来的特点,首先是普遍的病毒载量高,随之带来的就是另外两大特点:疾病的传播能力很强,以及患者的病情进展迅速,潜伏期非常短,还有就是核酸转阴时间长。

  广州市疾控中心主任杨智聪具体解释道,报告的病例中,潜伏期的中位数仅为3.2天,大大短于既往研究报道的5.9天,潜伏期最短的,在感染当天就发病了,说明病毒传播速度快。同时,金冬雁说,核酸转阴时间长意味着感染者的传播传染期会比较长,哪怕是无症状感染者,如果他们病毒排出的时间长,也会增加防控难度。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