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张老的170多张光盘

  我在当省人大代表期间,接到个求助电话,对方要求面谈反映情况。来人清瘦,70多岁,穿着平常,忧心忡忡。老人一开口就使我感到诧异,因为他反映的问题,竟然与他及他的家人朋友毫不相关。

  原来,老人名叫张良栋,在四川经济管理学院教师岗位退休后,又投入商海,凭借深厚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的人生阅历,诚实经营,合法获利。富裕起来的张老一直保持着布衣本色,克勤克俭,热心公益,扶贫济困,可亲可敬,在坊间有很好的声望。某印刷厂是一个民政福利性国有企业,职工是些聋哑、肢体残疾、鳏寡孤独的社会弱势人群,在工厂“改制”中遭遇惨景,便找到张老为他们义务奔走反映问题,伸张诉求。

  材料显示:这些职工由厂方发给每人2.38万元被“买断工龄”下岗,生活无着落。若要重返工厂工作,须向厂方交纳2万元成为“新股东”,换言之,相当于以3800元就把原来在工厂工作了十几年、几十年的贡献,给冲抵了结。一些负债急需钱用的职工,交不起这笔返厂费,就被抛弃到了社会上,有的捡垃圾为生,有的成天在外游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厂长等头头却花公款购置高级轿车,过着别样的好时光。最令人发指的是,他们在“改制”中内外勾结,通过造假等违法手段,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少数人以不到50万元买下了工厂高达1000万元的国有资产,国企厂长摇身一变,俨然成了私人老板。

  我履行人大代表职责,向有关部门转达了张老他们反映的情况,并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后来,张老乐呵呵地告诉我,经过他们的不懈申诉和多方助力,该厂下岗职工的问题终于得到较好解决,厂长、副厂长也被法院依法判决犯贪污罪、受贿罪而入狱服刑。

  那段时期,另外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就是农村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所引起的纷争。

  一天,张老带来几个农民,反映他们遭遇到的困境,希求人大代表依法关心和帮助他们。这些人原先都是富庶地区的农民,从事农业和副业,日子一直过得滋润踏实。当地政府以修建、扩建道路及房产开发项目,对他们实行征地拆迁,涉及农户280多户、农地数百亩。张老和这些农民反映的问题,牵涉到很强的法律性和利益性。

  例如:他们支持政府为修建、扩建公共道路而征地,但对用于房地产开发的征地,他们认为没经具有审批权的上级政府批准,是不合法的;而且,用于房地产开发的征地补偿标准,应该更高些才合理,因为当地政府把所征土地的使用权,高价出让给房地产开发商,房地产开发商又以高额利润的价格出售商品房。

  其次,虽说农民的土地是集体所有的财产,但他们宅基地上自建的房屋是他们的合法私产,两者的所有制性质不同,对拆迁房屋的补偿应该按照市场经济处理,不应用行政指令方式硬性规定。他们用具体的数据来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农民被拆迁房屋的补偿标准是,楼房120元/平方米,平房100元/平方米,小青瓦房65元/平方米,而农民购安置房则按350元/平方米进行结算,这些被拆迁的农民认为这样巨大的价差不合理,属于强买强卖行为,也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能力,侵犯了他们的合法房产和居住权。

  此事甚大,我会同另外几位省人大常委,联署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这些征地拆迁农民的情况及诉求。但之后一直不见进展。

  就在我也担心此事会不了了之的时候,一天,省委有关部门一位干部登门征求我的看法和建议。原来,张老他们坚持不懈,把问题捅到了一位领导手中。他们在反映问题的材料中,谈到了我和几个省人大常委的看法,所以,省委有关部门派员来征求意见和建议。

  后来,这起农村征地拆迁问题得到了基本解决,张老喜形于色,由衷地庆幸这些失地农民被较好地安置。

  10多年来,布衣张老一直关注土地的征收征用开发中出现的不良现象。他经常进行实地调查,自费拍摄下影像,把资料整理得翔实具体,向有关领导和部门陈情。

  张老尤其痛恨大量耕地被不当征收挪作他用甚至撂荒。他说:从上到下都在讲浪费粮食可耻,而粮食是由土地生长出来的,浪费土地就更加可耻了,还会影响到子子孙孙,后患无穷。张老的高见真的很值得点赞。英语中的“祖国”一词(motherland),就是“母亲”(mother)和“土地”(land)组合而成的,可见土地之于国家的重要性。

  一个多月前,接到张老的电话,他语重心长地说:“我年年都要自费去好多地方调查土地撂荒情况,我不会开车,出钱雇司机,又雇人拍摄录像,然后整理出来寄送有关领导和部门,向他们反映问题。这都是我自发、自愿干的,也是自掏腰包,花钱倒是小事,可我今年就满90岁了,颠簸不动了。所以,我决定把这些资料也寄给一些大学的图书馆,让更多的人了解情况,也给后代留下记录。”

  电话里,张老声音顿了顿,沉重地说:“我也寄一份给你,我知道你人大代表届满了,帮不了忙,留作我们交往的纪念吧!”

  几天后,收到张老寄来的一箱沉甸甸的光盘,足足有170多张,记录了他从2004年到2020年17年间,逐年拍摄的土地荒芜实景,涉及平原地区的众多区县,内容翔实清晰,甚至有的标出了GPS定位的经纬度。

  我不由得心潮起伏,几多敬佩,几多酸楚,切切实实地体会到布衣张老那种烈士暮年的悲壮和执着。

  人生于世,总会有忧有乐,但具体忧什么、乐什么,却因人而异。北宋名臣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主张当官的人应效法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古代仁人,在朝中做官时要担忧百姓,在僻远地方做官时要为君主担忧,而且,担忧要敢为人先,享乐要甘为人后。那么,作为一名普通的民众,应该有什么样的忧乐情怀呢?范仲淹在文中没有讲。现实中,张良栋老先生用他的行动,展示了一个当代布衣的别样忧乐情怀。

  范仲淹与张老,他们所处的社会地位不同,一个是朝廷官员 ,一个是民间布衣;他们所处的时代不同,一个是古代,一个是现代;故而他们所担忧的内容也有所不同,一个忧民、忧君,一个忧民、忧国、忧未来。但他们有个共性,就是他们的情怀源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种精华,诚如《大学》之言、孟子所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张老先生的忧乐情怀,正是这些大道理的映照,故能一辈子做到怀善心、行善举,受人尊重。

  布衣张老——现代公民,大德君子!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