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瑞丽边检站的“五一”:孤灯下的守夜人

  坐落在祖国西南边境的小城——云南瑞丽,独特的地理环境让中缅两国村村相连、路路相通,而不法分子利用这一点,在边境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给驻守在这里的瑞丽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民警们带来了巨大挑战。

图为执勤中的民警。 瑞丽边检站供图 摄

图为执勤中的民警。 瑞丽边检站供图

  一顶帐篷、一盏灯、两张折叠床,加上4名民辅警,这样的边境管控点,瑞丽边检站有60多个,分布在40多公里的边境线上。五一假期期间,民警们仍要24小时驻点执勤、巡逻管控,对边境沿线实施全方位、立体化管控。

  瑞丽江边亮起“平安灯 ”

  暖阳褪去,贺闷分站的杨荣山起身打开了挂在畔崩执勤点的灯,警犬“平安”乖巧地跟在他后面。杨荣山弯下腰摸了摸它的头说,“走吧老伙计,咱俩沿着江边看一圈,夜晚更要提高警惕。”

  凌晨,“平安”突然出声示警,杨荣山察觉到有情况发生,随即和同事朝“平安”示意的方向检查。顺着强光电筒看去,有3人在缅方一侧的草丛里观望。“不要在边境逗留,赶紧离开,若有非法越境行为,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杨荣山立即向对方示警。

  300多天的坚守,“平安”和贺闷分站的民警们一起巡逻守边,参与疫情防控,日夜奋战在边境第一线。2020年,贺闷分站共查获走私案件16起案值76.5万,缴毒39.9公斤,这些傲人成绩的取得“平安”功不可没,它也成为了瑞丽江边防止境外疫情输入和跨境违法犯罪的坚实力量。

  边境线要全方位守住

  20时,67号界桩附近的水闸执勤点上,民警周东正在用电蚊拍打着灯光周围的蚊子。“呲呲呲”的声音把帐篷里刚结束休息的守夜人杨宇“唤”了出来。他们穿戴整齐,随着肩上闪烁的警灯沿着田埂道一路前行,这群“夜行人“便是姐相分站的巡逻小队。

  “因为要巡逻,朋友圈的微信步数永远是最多的。”周东正说。在没有“冬季”的瑞丽,常年都可以种植庄稼,而高大的植物给非法出入境人员提供了很好藏匿条件,也给民警们带来了挑战。

  “前面的拦阻设施又进行过加固,从这里下去就径直到了65号界桩。”负责安排勤务的副队长王建勋对姐相辖区边境一线的情况了如指掌,俨然成为巡逻路上的“活地图”。

图为民警正在巡逻。 瑞丽边检站供图 摄

图为民警正在巡逻。 瑞丽边检站供图

  “警戒区域,请尽快离开……”为有效打击跨境违法犯罪,姐相分站不仅加大了车巡人巡相互配合的力度,还通过切断小道便道、安装临时拦阻设施、加装摄像头和声光雷达报警系统等方式,利用“人防、物防、技防”三项措施更精准打击和防范各类违法犯罪行为。

  被风吹走的执勤点

  “啊,我们的执勤点又没了。”执勤民警张宝顺面对着支离破碎的板房和被风卷走的帐篷说。

  近日,原本平静的拉线分站8号执勤点,入夜后就开始刮风。正在守夜的张宝顺和同事正把在帐篷下的物资往固定板房里搬,风突然裹挟着冰雹席卷而来。

  两人一人一个角拉住帐篷,“坚持不住啦!”张宝顺话音未落,一阵横风把桌椅板凳连同帐篷一起掀翻10多米远。恶劣的自然环境总是一遍又一遍地试图“赶走”这群守夜人,但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他们的内心却异常坚毅。

图为执勤中的民警。 瑞丽边检站供图 摄

图为执勤中的民警。 瑞丽边检站供图

  “我们这一条线上的执勤点周围都没有遮挡物,天气变化快,这已经是我的帐篷第二次被吹飞了。”张宝顺笑着说。他搂起袖子,急切地要把执勤点重新搭建起来。“可不能让犯罪分子在这样的特殊状况钻了空子。”

  偷渡者遇上守夜人

  40号界碑和41号界碑深藏在距离腊撒分站20余公里的原始森林深处。自疫情发生以来,两个界桩中间的坪山垭口就成了重点的管控地段,这个执勤点已经从简易帐篷升级到了钢架执勤点,尽管这样,执勤点里透亮的灯光还是未能照亮这方圆几公里漆黑的寂静。

  由于执勤点距离单位较远,山路难行,在这里的守点民警一周轮换一次,他们每天都要沿蜿蜒曲折的巡逻道开展巡逻,防止不法份子偷渡。

  “疫情暴发以来,我们对界碑便道、边境村寨持续加大了巡控力度,严厉打击非法出入境、走私等涉边违法犯罪行为。就在3月,我们连续两天查获了两起意图非法出境的犯罪嫌疑人。”腊撒分站副站长李玉明介绍说。

  孤灯下,每一个执勤点上的民警匆匆巡逻的步伐又加快了些,山路、土路上留下的一串串脚印,绘制成了边境防线的“地图”。(完)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