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胃减肥,她们后悔了吗?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霍思伊

  发于2021.4.26总第993期《中国新闻周刊》

  在接受切胃手术的患者里,每个人情况各不相同。有的人术后得了厌食症,丧失了对原本喜欢的食物的所有欲望;有的人每天都要上秤, 对自己的体重测量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有人因身体轻松而欣喜,从而忽略了经常打嗝和左肩疼;也有人虽然瘦了20斤,但对自己的外貌更加不满。她们拥有了一个新的胃和新的身体,在和不同欲望的战争中,也反观一个全新的“自我”。  

  这些被切除了四分之三胃的人,70%以上都是女性,其中,年轻女孩和生完二胎的妈妈居多,在手术后,她们生活的一部分被彻底改变了,另一部分仍在循环。而正在排队等待手术的人还在期待“魔法”的降临。

  切胃“就像割双眼皮一样”

  与杨天真一样,很多人做切胃手术是为了控制血糖重获健康。但央央不同,她切胃的目标非常明确:为了变美。

  央央有两个身份,日本某大企业普通职员,和微博上知名的整容圈博主。她先后做过双颚、颧骨、下颌、T字下巴、额头缩小、眼、鼻、唇、人中缩短、眉弓假体和魔滴隆胸等医美手术。她自称几乎把脸上所以可以动的地方全部整过。

  “当整形整到一定程度就没有什么可整的,你就只能让自己更瘦,才能达到一种非常好看、非常漂亮的状态。一样的脸,90斤和110斤就是不一样,前者五官更立体、脸型更精致。”她这样解释。

  央央认为,与切胃后可能营养不良的后果相比,变胖更可怕。

  刚到日本留学的时候,她在居酒屋打工,有一次,前一个漂亮的服务员下班,轮到她给客人上酒,客人做出一副“啊好丑啊吓死我了”的表情。还有一次,在打工的地方大家都默认可以私下吃一些“做坏了、客人不要”的食物,一个长得有明星脸的服务员吃完后放在一边没收,两个主管看到后以为是央央吃的,过来骂她,“明星”来解释,主管不听,继续骂。这两件事情给了她很大的刺激。整容后,再也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她深刻地明白了什么叫“外貌红利”。

  每次做整容手术前,在打完麻药还没有完全失去意识的时候,央央就想,她是否会醒不过来,但又想,我真的太丑了,宁可死,都不想再继续要这张脸。

  央央1.63米高,原本体重在90~100斤之间浮动。但她仍不满意,希望自己能成为“纸片人”,那要减到85斤左右才行。她经常熬夜工作,一忙起来就没有时间运动,靠吃减肥药一度瘦到90斤,但出现了心慌、精神亢奋、恶心等症状,到后来也产生了耐药性。从2020年开始,她渐渐弃药,体重一路涨到105斤。

  既然迈不开腿,只能靠管住嘴。但央央原本食量就不大,单纯节食下降的空间很有限,而切胃,通过医学干预的方式将胃容量缩小,食量就可以真正减小。

  切胃手术前一晚,央央吃了火锅、猪脚、西瓜,喝了一杯奶茶。她想,未来三个月就要靠这顿美好回忆撑着,真爽,但一摸到自己肚子上的肉,又觉得恶心,怎么肚子这么大,腰这么粗,要马上手术。

  记者问她,想到第二天的手术,是否会害怕?

  她说:“没有什么怕,这算什么,就和割个双眼皮一样。”

  吃到BMI达标

  一开始,央央想做的并不是“袖胃”手术。在日本咨询时,她想做胃水球术,这是一种针对小体重、相对小众的减重术式,通过在胃中放置一个硅制水球来控制食欲。但由于她的BMI太小,还不到20,达不到手术最低标准,日本的医院全部拒绝。她又找到了台湾的黄致锟团队,他是台湾最知名的减重手术专家之一,在多个医疗机构“执刀”,在北京也有专设的手术中心。黄致锟的助理对央央建议,胃水球术后效果不好,容易复胖,推荐她做“袖胃”。但如果是黄主刀,需要20多万。央央觉得太贵,但她求助了国内很多其他医院,由于体重太轻,全部拒绝进行手术。

  后来,终于有一家私立医院同意为她切胃。手术前,央央的体重涨到了130斤,但即使如此,她的BMI也只有24.46,远远达不到国内允许做切胃手术的BMI最低标准——27.5。

  但在央央的理解中,切胃手术就是一个整形或美容手术。在采访中,记者发现,持有这样观念的人并不罕见。

  伦敦国王学院代谢和减重外科主席鲁比诺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是一个绝对错误的观念。“必须要不断强调的是,减重手术是用来治疗病理性肥胖的,而非单纯的减肥。不仅在中国,在很多国家,减重手术都在某种程度上被误解为一种减肥干预措施。”他说。

  正是因为这种误解,在中国,切胃手术的BMI标准被轻易地破坏了——通过显性或隐性的方式。医生和患者都十分熟谙的一条潜规则是:如果你想切胃,但BMI达不到手术门槛,简单的办法就是疯狂吃,让体重在短期内上涨。

  一位正在排队等待切胃的患者就是如此,为了BMI达标,她正在拼命增重,“感谢科技的发达,让我们胖子能变瘦。”她这样感慨道。

  为了做手术,央央和医院软磨硬泡了好久。她知道自己的BMI太小,原本就不符合规定,处于灰色地带,而且小体重术后减重效果会差一些,容易引发争端。她于是反复强调,手术的所有后果和这些情况她都很清楚,作为一个成年人,她会为自己的决定负责,最终医院同意给她做手术。而且,央央主动提出不仅要切胃,还要旷肠,医院也答应了。

  “小体重切胃减肥的空间有限。我在一个都是小体重的群里,切胃的女生都是术前95斤或100斤上下,手术后可以瘦到86斤、88斤,反弹的话会到90斤。但群里很多女生在术前的食量比较大,这样的话,切胃会有效。我术前就吃得很少了,可能相当于有些人切后的胃,所以只切胃对我的效果就有限。所以我当时一定要医生给我加一个“旷肠”手术,绕掉了1.5米~2米的空肠,既减少对食物的摄入,也减少吸收。”央央说。

  央央选择的套餐是“袖状胃切除术+空肠旷置术”,后者也就是所谓的“旷肠”,即食物从胃中出来后绕过了大部分小肠,直接进入小肠末端,减少了肠道对食物的吸收。

  与食物的战争

  术后,每个切胃患者都会经历一场与自己身体、与食物的战争。

  “袖胃”手术后,患者需要彻底改变饮食方式和习惯,不仅在至少两个月内只能吃流食和全营养代餐。因为每顿吃得少了,所以经常会更快产生饥饿感,因此要少食多餐,平均来说,患者们在切胃后一天进食4~5次。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