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的互联网营销师:“我想成为大凉山的薇娅”

  大山深处的互联网营销师:
  “我想成为大凉山的薇娅”

  时隔4年,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的阿候热曲第二次来到北京,学习如何成为一名互联网营销师。

  与很多人一样,他也是不久前才听说这个被“官方认证”刚7个月的新职业。2020年6月,互联网营销师正式被纳入《国家职业分类大典》。这一职业是指在数字化信息平台上,运用网络的交互性与传播公信力,对产品进行多平台营销推广的人员。

  “回来当村主任吧。”2017年,在北京做了14年“打工人”的阿候热曲第一次被村民们喊回了村,同时,他也把“致富经”带了回去,如今整村脱了贫。这一次,他希望带回去一些“乡村振兴经”。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向凉山州“回流”

  事实上,阿候热曲所在的呷古村的脱贫路是从绣花针里“磨”出来的。自2016年开始,村里成立了彝绣合作社,希望通过“非遗+时尚+电商”的模式带动当地发展。

  早期,由于创新力度不足、产业发展闭塞、与市场需求脱轨等问题,彝绣产品一度被“困”深山鲜有人知。然而,这些产品“在网上挂几天,就卖光了”。

  直播带货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此前,一些外地的专业主播为凉山州带货,带来的流量虽然很可观,但往往暂时性的。为了扩大销路,一些当地的创业者、绣娘、农民等逐渐学习成为带货主播。

  目前,呷古村已是“成昆线上彝绣第一村”。阿候热曲表示,彝绣不仅走出了大山,甚至走向了国际。村民们也“洋气”了起来,前不久,村民自行设计的彝绣产品登上了北京国际时装周。村里合作社汇聚了780多名成员,均为女性,每人每个月能增收1000-3000元,孩子们也不再是留守儿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

  越来越多年轻人向凉山州“回流”。80后西昌女孩沙玛尤尤从成都辞职后,回到家乡做起了凉山民艺保育品牌的主理人,将彝绣等非遗技艺融入到服装、饰品的设计制作中,带动了当地近百人就业。

  短视频、直播带货对沙玛尤尤来说并不陌生,通过创作优质内容来获得流量,从而精准吸粉,再转化为购买力便是她的日常工作。2019年,沙玛尤尤和团队运营的账号点击率过千万次,也带来了可观的转化率。

  人们对凉山州的认知也发生了很大改变。沙玛尤尤还记得刚去上海读大学时,同学们甚至问道:“你们那里有车吗?你怎么来的?”现在,常常有人向她反馈,“大凉山真的不一样了。”

  在阿候热曲看来,直播带货或可成为下一步撬动乡村振兴的一个小支点。于是,他开通了短视频平台的账号,希望通过分享彝绣、五彩梯田等当地风土人情,吸引更多人到当地投资和游玩,带动文旅产业发展。

  带货功夫多下在直播间之外

  “互联网营销师发展潜力巨大。”来自四川西昌的90后男孩立里达哈表示,在人人都可以成为文化的传播者的时代,他希望通过纪录片、短视频等向外界传播彝族非遗文化。

  立里达哈的父亲是一名毕摩——彝族文化的传承者和传播者,一直在推广彝族文化,其中包括世界六大古文字之一的彝文。从小耳濡目染的立里达哈深谙文化难出大山的痛。“问题在于很多人往往缺乏拍摄技巧,不懂传播规律,更缺乏法律法规知识。”

  “最大的问题还是流量限制。”沙玛尤尤表示,在凉山州,这是很多主播的通病。有的主播直播一个多小时,观看次数仅100多次,何谈转化率。一位主播曾表示,“做梦都想把产品销售出去。”

  沙玛尤尤说,视频运营背后连着的不仅是设计师的心血,还有上百个绣娘的生计,“我想成为大凉山的薇娅,彝族的丁真。”

  去年,薇娅、李佳琦等人成了互联网营销师。薇娅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直播带货的功夫不只是在直播间,更多的努力在背后,比如拥有专业的选品能力。

  对于直播带货来说“形象即产品”。北京服装学院党委副书记倪赛力表示,这些来自大山深处的互联网营销师更需要结合当地特色和自身魅力。一方面,提高对本民族的文化自信,增强文化转化的能力,比如生产更具代表性的文创产品;另一方面要加强产品推广和文化传播能力,则需从教育、培训、产业发展等多方面入手。

  沙玛尤尤向“凉山薇娅”靠拢的第一步,就是提升网络营销的专业性。2020年12月27日,她同阿候热曲、立里达哈等加入了中国时尚文化人才培养计划互联网营销师凉山项目培训班,进行了为期3天的学习,内容覆盖互联网营销师的形象管理、声音训练到内容制作等多个方面。

  2020年12月30日,他们都取得了“互联网营销师岗位能力证书”,成为正式的互联网营销师,成了薇娅、李佳琦的“后浪”。阿候热曲表示,他将把这些知识教给当地村民,希望能培育起一批互联网营销师,为乡村振兴“造血”。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