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开车轧人”局长喊冤17年后获无罪 申请350万国赔

来源:人民网 编辑:刘 欣2020-11-20 08:36:21
浏览

  威海“开车轧人”局长喊冤17年后获无罪,申请350万国赔

威海“开车轧人”局长喊冤17年后获无罪 申请350万国赔

威海中院已受理于方民的国家赔偿申请。

  于方民向威海中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书已4个多月,该院尚未就是否赔偿作出决定。在此前的2002年到2019年,他用17年时间洗清了冤屈。

  2002年6月21日,威海发生一起驾车轧人事故,造成一被害人重伤。当晚途经事发路段的于方民,被认定为嫌犯。于方民时任威海市国土局经开区分局局长,命运在他48岁这年陡然转折。当年10月30日,于方民因涉嫌故意杀人罪(未遂)被刑拘。2003年5月19日,威海环翠区法院一审判决于方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五年有期徒刑。坚称自己无罪的于方民,自此走上申诉路。

  澎湃新闻梳理此案十多份裁判文书发现,此案主要定罪依据为被害人及证人的证言,在主要证据没有重大变化的情况下,案件结论在“事实清楚”与“事实不清”之间切换多次。于方民先后五次被判决、裁定有罪,经历过两次发回重审、两次再审,经最高法介入由异地法院再审后,才“一锤定音”。

  2019年10月9日,潍坊中院改判于方民无罪。潍坊中院认为,原审认定于方民犯故意杀人罪的主要依据除相关证人证言外,缺乏能够锁定于方民作案的客观证据,本案是否另有他人作案存疑;原判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锁链,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也没有达到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凿的定罪要求。

威海“开车轧人”局长喊冤17年后获无罪 申请350万国赔

审理节点

  2020年7月1日,于方民向威海中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书,申请国家赔偿金共计350万元。11月17日,主办法官告诉他,因为要了解涉及该案的相关情况,所以法院作出是否国家赔偿决定的期限要延长至明年1月。

  国土局长被判故意杀人罪

  48岁时,于方民的人生成就到达巅峰:高中毕业、村干部出身的他,在2002年3月出任威海市国土局经开区分局局长。但仅仅过了7个月,他的命运又陡转直下,因为涉嫌故意杀人,他于当年10月30日被刑拘。

  案件发生在2002年6月21日晚10时许,威海市北竹岛村村民李英伟无故逞强拦车,结果被司机驾车从其身上碾过,造成李英伟十根肋骨骨折等。经鉴定,李英伟的伤势构成重伤。

  此后,当晚曾驾车路过事发地点的于方民成为嫌疑人。当年10月30日,于方民被威海市公安局环翠分局刑拘,涉嫌罪名为故意杀人罪。同年12月7日,于方民被批捕。

  威海市环翠区法院一审查明,2002年6月21日晚,于方民与李文琛、姜清清、刘雪梅、魏敏一起在威海瀛洲宾馆就餐。饭后,于方民独自驾驶墨绿色鲁K90058号本田雅阁轿车离开。22时20分许,于方民行驶至侨乡集团保卫科东侧路灯处,被被竹岛居委会居民李英伟无故拦住,二人发生争吵,李英伟躺在于方民车前挡住去路,于方民便驾车从李英伟身上轧过。李英伟上身多处骨折,经鉴定构成重伤。

  于方民辩解称,他从瀛洲宾馆出来后,看到有两个人打架,打人的人跑了后,被打的人低头向左跑来,于方民停车后,被打的人在他车上拍打了几下,他曾两次下车质问对方为何拍车,但对方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于方民认为自己没有轧人,是无辜的。

  李英伟陈述称,一辆轿车嫌他挡道,下来和他吵,“司机骂我说‘压死你’,我说‘法律社会,你还敢压死我!’争了一会,司机上车往前走了一段,我也记不清怎么,我俩又吵起来了,他说要压死我,我就躺在车前。”最后,李英伟被车子从身上碾压过去。

  出租车司机周承喜作证称,一辆黑色轿车的司机曾和李英伟发生争吵,后来从李英伟身上压了过去,“我看了下车牌,应该是鲁K90058,只是5字有点模糊,我有80%把握。”另一证人从培泽也证实,他在自家窗口看到,一个男子追打另一男子,后来被打的人跑掉了,打人的男子站在瀛洲路中间,拦住了一辆黑色轿车,最后黑色轿车从这名男子身上压过。

  环翠区法院认为,被告人于方民与李英伟发生纠纷后,当李英伟逞强躺在其车前时,于方民明知其所驾车辆从人身轧过能够致人死亡,仍然故意开车碾轧李英伟,具有故意杀人的主观故意,客观上也实施了碾轧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但由于于方民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系犯罪未遂,依法予以减轻处罚。

  2003年5月19日,环翠区法院一审判决于方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判于方民赔偿李英伟医疗费等共计6.5万余元。

  澎湃新闻查阅案卷发现,警方对被害人李英伟所作笔录中,李英伟称轧他的车是黑色轿车,司机40多岁,是“小平头”。从培泽亦证明司机是“小平头”。于方民律师对李文琛所作笔录中,李文琛称,他饭后回村时,见同村村民李英伟躺在地上,他问李英伟怎么了,李英伟称,“经常有个人在你房这儿尿,我不让他尿,他还打我。”不过,这些信息并未在一审判决书中提及。此外,该判决书也未提及警方《现场勘验笔录》等书证。

威海“开车轧人”局长喊冤17年后获无罪 申请350万国赔

于方民的无罪判决书。

  “反转”后又“反转”

  一审判决后的2003年6月9日,山东当地有媒体刊发题为《局长开车轧人拒不认罪,“零口供”被判处五年徒刑》的通讯员文章,该文章称,被告人于方民百般抵赖,自始至终拒不认罪;控辩双方各提供两名证人,均以现场目击者身份证明轧人和没轧人的事实。

  上述文章称,庭审中,检察机关紧紧围绕所要出示的证据的合法性、客观性,对有罪证据有的放矢地进行分析论证,增强其证明力度,使其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对无罪证据,找出破绽,分析矛盾,有理有据地驳斥辩方证人证言的虚假性。经过8个小时的举证、质证、辩论、总结,环翠区法院最终以“零口供”对被告人于方民作出有罪判决。

  不过,上述报道内容在一个月后被威海中院推翻。一审判决后,于方民不服,以其“没有驾车轧人、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为由提出上诉。威海中院认为,原判认定的事实虽然有被害人及若干证人证言的证明,但被害人李英伟及目击证人丛培泽证明作案人系“小平头”的特征与于方民的情况不符,且证人证言相互之间尚有矛盾,不能形成封闭、完整的证据锁链,不足以排斥辩方提供的证据。

  2003年7月25日,威海中院以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该案发回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