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千千万万个一元钱”打官司

来源:人民网 编辑:刘 欣2020-11-20 07:12:24
浏览

  做“权利上的沉睡者”,让法律鲜活起来,于细微处改变我们的生活

  他们为“千千万万个一元钱”打官司

  “诉讼这件小事队”“退不了货就嘤嘤嘤队”“我行我诉啥都队”“灭霸美少女队”“诉得就是你鸭”……这些看似戏谑的名字来自一场大学生公益诉讼大赛。正如蚂蚁能举起体重数十倍的物体,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千名法学院学生“钻进”侵害公众利益的隐秘角落。面对力量大得多的对手,他们不停上演着“蚍蜉撼树”的故事,不惜打“一元钱”的官司,为遭到“千千万万个一元钱”侵权的社会公众发声;他们不做“法律上的沉睡者”,不仅让法律鲜活起来,更在细微之处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蚂蚁撼动了大树,螳臂挡住了车  

  “如果我们能够在每一次的诉讼中将公益事业推进哪怕一小步,那么千千万万个案件汇总起来,社会的公益事业将会获得长足的进步”

  眼看要过了三年的诉讼时效,华东政法大学的学生赵西婷正在考虑是不是要放弃。

  事情的起因是2000元的学习卡余额无法提现。

  2016年,打算考研的赵西婷在网上购买了新东方考研课程。当她点开淘宝页面,感觉海报上的明星教师冲着她微笑,“犹如商场导购员,展示着橱柜里五颜六色的衣服,其他的根本没多想。”

  之后她成功保研,和客服协商退款,课程的剩余款项被退到了学习卡账户内。而当赵西婷要求将余额提现时,新东方的客服“麻利”地拒绝了她,理由是学习卡的格式条款里有“不可提现”的字样。

  “明明知道哪里不对劲,但我就是说不出来,非常拧巴,觉得自己被坑了。”和很多人一样,当自身权益受到侵害时,赵西婷并不觉得自己能做点什么。

  时间一晃,三年过去。一天,赵西婷准备法律职业资格证考试的间隙,偶然听同学们聊起了“小城杯”公益之星创意诉讼大赛,这是颇令他们自豪的一项比赛。

  2019年的第五届“小城杯”中,华东政法大学学生贾欣彤诉上海迪士尼禁带饮食案,案件以调解告终,贾欣彤获赔50元。此后,上海迪士尼乐园主动修改携带食品细则、优化安检流程,轰动一时。

  “还是要有点梦想,万一实现了呢?”同学“怂恿”赵西婷说。四名同学花了两天时间,决定参加第六届“小城杯”,并组建了队伍,取名“新西方队”。

  今年4月,疫情期居家的赵西婷经历了9次网上立案失败后,终于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通过了“材料初审”。

  对方的反应极为迅速,仅过了两天时间,新东方的客服人员就主动联系了她。

  双方最终达成和解:同意提现。不过,自我维权并非赵西婷的终极目的。在队员的坚持下,新东方同意对App内关于“学习卡账户”的余额提现功能进行上线和优化,预计两年内完成。在线上提现功能尚未实现之时,允许学习卡账户余额的线下提现。

  诉上海迪士尼禁带饮食、诉上海国拍行拍牌手续费案、诉上海交通卡股份有限公司返还交通卡押金案、诉苏州地铁票务规则案、诉中国知网不合理收费案、诉爱奇艺侵犯知情权案……

  几年间,这些还未出茅庐的学生把一批知名企业、公立机构甚至世界500强公司都告上了法庭、对簿公堂。

  并非每支队伍都能幸运地诉讼成功或被人熟知,但参赛者们仍旧希望“蚍蜉撼树”能成为现实。

  一支参赛队伍的代表在诉讼失败后感叹道:“案件虽然败诉了,但不代表我们的行动没有价值。如果我们能够在每一次的诉讼中将公益事业推进哪怕一小步,那么千千万万个案件汇总起来,社会的公益事业将会获得长足的进步。”

  想要成功立案,锲而不舍的精神不可或缺

  打了两年的官司,终于明白了那句至理名言——法律不保护权利上的沉睡者

  比赛中,来自全国各地的法学院学生们纷纷从象牙塔中探出头来:诉讼的地方再也不是模拟法庭,法律书籍上的知识真真切切地落到了现实。

  3个月、6位法官经手、9次立案失败,以及不计其数地修改起诉状。这是赵西婷立案路上留下的的一串数字。

  “立案到麻木。”今年年初,赵西婷每天8时醒来,几乎都会重复一个动作:睡眼惺忪地坐在床上看手机短信,看网上立案的审核结果,而结果往往又是“没立上案的一天”。但她并不气馁,又“机械性”地坐到电脑前,继续修改自己的立案申请。

  上传材料不清楚、案件管辖存在争议、案由错误……赵西婷说“一辈子也没被这么花式拒绝过”,“立案需要经验和技巧,具备一定的门槛。”课堂上简单带过的一个小章节,没想到在实践中会那么不容易。

  想要成功立案,锲而不舍的精神不可或缺。曾经诉上海迪士尼禁带饮食的贾欣彤,如今已经成功进入了一家律所工作。她记得自己去立案那天上海下着大雨,四人坐了两个小时的地铁从松江大学城赶到浦东川沙。

  由于提交补充材料时,周围没有打印店,其中两名成员只好冒着大雨到更远的地方打印。

  等待过程中,立案法官问贾欣彤:“为什么要打这个官司,是不是为了完成学校的作业?”贾欣彤则拿出了判例、有关司法解释等与法官展开了近一个小时的探讨。在法院临近下班时,贾欣彤终于隔着法院的大门接过了同伴打印好的起诉状。

  令贾欣彤记忆犹新的是,之前的那位立案法官并没有催促他们或者下班离开,而是默默等待她们把材料完成,最终将立案通知书发放给了贾欣彤。不久贾欣彤接到了开庭的通知。

  “我整个人都懵了。”华东政法大学的大四学生李明芮接到法院传票的时,比赛刚刚结束三个小时,她所属的“美少女灭霸”队没有入围。李明芮团队的起诉起因是她的电脑下载金山毒霸后被捆绑安装其他软件。

  庭审现场,李明芮紧张到“断片”,不太敢讲话,和对方的争议焦点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证据交换环节甚至有一份关键证据都找不到,只能在原告席上忙乱地翻着证据册。

  庭审完,她觉得自己“输定了”。

  回到寝室后,她沮丧地坐下,一下就蔫了。但不知怎么脑子里有一个想法不断萦绕着:“自己诉的案子,跪着也要打完。”

  一年后,李明芮再一次站在了法庭上。由于在疫情期间,这一次双方都进行线上开庭。

  开庭前一晚,李明芮熬了个夜,将对手可能提出的论点全部总结在一张纸上,宛如进行一场沙盘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