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60斤瘦到60斤 女子因不孕遭夫家虐待致死案调查

来源:人民网 编辑:刘 欣2020-11-19 06:07:09
浏览

  山东德州女子遭夫家虐待致死案调查

  被害人营养不良并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死亡;一审丈夫、公婆获二到三年有期徒刑;德州中院发回重审

  饿肚子、被木棍抽打身体、冬天在屋外罚站、不能接触亲人……婚后短短两年多时间,山东德州女子方洋洋从出嫁时的160斤,瘦到营养不良,身体大面积受伤。经法院查明,她的丈夫、公婆多次对她进行殴打虐待。2019年1月31日,方洋洋在又一次被殴打、挨饿之后,离开了人世,年仅22岁。

  与同龄人相比,方洋洋智力发育迟缓,且婚后一直未能生育。婆婆刘兰英称,为了娶方洋洋,家中耗尽家产,“不能怀孕这个事让全家都很气愤”。

  今年1月22日,山东禹城市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方洋洋的丈夫、公婆被以虐待罪分别判处二到三年有期徒刑,其中丈夫张丙适用缓刑。

从160斤瘦到60斤 女子因不孕遭夫家虐待致死案调查

11月17日,方洋洋的夫家大门紧闭。

  这一判决引发“过轻”争议,2月19日,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原判决,将该案发回重审。此案将于11月27日重新开庭。

  方洋洋的一位亲属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一条鲜活的生命被虐待致死,“应该让她的公婆、丈夫受到应有的惩罚,给受害者一个公道。”

  胆子小、有点“笨”的新娘

  从德州东站出发,驱车近60公里,经过正在维修的高速路和多条不知名的乡间小路,方庄村映入眼帘。村里普遍是平房,路两边堆着玉米。方洋洋的娘家就在路旁,红色的大门旁围了一圈低矮的红砖围墙。

  家里除了卧室的空调和外厅的风扇以外,没有其他电器,一进门的房间内堆着几十麻袋小麦。方洋洋的母亲杨兰呆呆地坐在凳子上。她的生活不能自理,需要附近的亲戚每天来给送饭。“知道她孩子死的时候,一滴眼泪也没掉。”方洋洋的表哥谢树雷说。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杨兰患有轻度精神发育迟滞,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多年前,她被方庄村村民从火车站领回来,“神志不清,反应呆滞,不能正确理解和表达意志,导致原籍已无法确认。”后来和方洋洋的父亲结婚。

  谢树雷说,方洋洋父亲45岁才娶媳妇,结婚不到两年,1997年1月12日,方洋洋出生。直到2018年方父因病去世,家里没有再生其他孩子。

  方洋洋婚前在村里的朋友陈洁(化名)说,方很漂亮,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双眼皮,手又长又细。方父老来得女,所以很疼方洋洋,“从吃上没亏待过孩子。她爸会经常去村里小卖部买零食,苹果、橘子、瓜子不断。”

  然而,或许是遗传了母亲,和同龄人相比,方洋洋的智力发育显得比较迟缓。谢树雷称,方洋洋的反应不那么灵活,头脑比较笨,“但是她道理是能听懂的。”一位邻居也说,方洋洋不太聪明,有时候眼睛会发直,反应有些迟钝。

  方洋洋小学二年级就辍学了。陈洁说,方洋洋的智力和精力跟不上,上课走神,有很多小动作。上述邻居也说,她听说方洋洋成绩是班上倒数第一名。

  辍学后,方洋洋在家帮着父母干农活,夏天还会跟着村子的女人一起跳广场舞。“孩子挺老实挺活泼,人缘可好了,脾气好不会骂人,见了人都知道该叫什么,不会叫错辈分。”陈洁说。

  在村里人的印象中,方洋洋是个胆小的姑娘。叔叔方忠(化名)回忆,方洋洋“看别人用弹弓打死一只麻雀都会哭。”陈洁也说,平时方洋洋只会在村子里的小路上走走,因为胆小连村子都不敢出。

  很快,方洋洋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陈洁听说,此前有人来提过亲,但方父想找个女婿入赘,男方不愿意,双方就没见面。到了2016年,方洋洋19岁了,这年夏天,经常来方庄村收粮食的人,给方洋洋做了媒。男方是距离方庄村西边约10公里的张庄村的张丙,比方洋洋大6岁。

  一位张家的邻居说,张家比较穷,张丙只有初中毕业,讨媳妇困难。方洋洋的另一位表哥谢树清(化名)记得,张丙身高1米72左右,皮肤很黑,“长得挺丑”。

  这本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结婚对象。但谢树雷说,方家的经济条件也很差,方父年纪大,身体不好,地也种得不行;家里只有二亩多的地,一年到头积蓄只有4000块钱左右,“在村子里是比较贫困的那一种”。方父连手机也不舍得买,“节俭得接近有点吝啬了。”而且,像方洋洋这种父母有精神不正常的家庭,在农村很难找到婆家。也是出于这点考虑,方家选择了张丙做女婿。“如果不是这种情况,我想肯定是不会找他的。”

  半年后,2016年农历十一月十八,即将20岁的方洋洋结婚了。

  方洋洋的亲戚和陈洁回忆,方洋洋出嫁时穿着白色婚纱,化了妆,“都挺开心的”。方洋洋身高1米76,体重160斤,“张丙因为瘦,背方洋洋都背不动。”

  并不幸福的婚后生活

  婚后,方洋洋离开了生活了近20年的老家,来到了张丙家所在的张庄镇张庄村。这里的经济状况比方庄村好,主干道开阔,路旁有不少超市、供销社、批发部等。村里不少人都盖起了二层小楼。

  但张家只有一层平房,共三间,其中一间屋子用来经营童装店。房屋外墙红漆脱落,露出斑驳的白色瓷砖。

  新京报记者看到,目前店门已经上了锁,锁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灰。用手电筒照进去,能看见右边有四个并列的玻璃矮货架,有些白色电动车和粉色儿童木马等玩具,都很陈旧。店铺外残留着白色破旧的贴纸招牌,可以模糊辨认出“童装”二字。

  附近一家杂货店主梁军(化名)表示,童装店生意不好,方洋洋嫁过来时,店里就主要是清库存了,收入靠张丙和父亲张吉林在外打工,他听说张丙还做装修的活儿。

  为了给张丙娶媳妇,张家花光了全部积蓄。据一审判决书,张丙的父亲张吉林供述,娶方洋洋前后一共花了13万元左右,其中约10万元是借的。

从160斤瘦到60斤 女子因不孕遭夫家虐待致死案调查

11月18日,张丙家所在张庄村街道。

  张家的一位亲属也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张丙家里穷,在跟方洋洋结婚前,媒人曾经来说过好几个女孩儿,但一提彩礼都黄了。女方提的条件很高,起码要在禹城、济南买楼房、买车,所以张丙一直拖到26岁还没结婚。而方洋洋家没提买房买车,就是彩礼要得多了些,所以张吉林借钱给了彩礼。

  在村子里,张家人口碑不佳。梁军说,张家人情往来很少,尤其是张吉林,是个脾气很暴躁的人,爱喝酒,“跟他一说话就能听出来脾气很暴”。梁军听说,张吉林对他自己的老人也不好。

  张丙之前常来梁军的店里买东西,“这人也不内向也不外向,性格还可以。在出事之前,没听说过他打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