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特别法庭”?揭开它的真面目!

  这两天,西方反华势力要针对新疆搞一个“大”动作。

  流亡海外的几个分裂分子和西方反华势力相互勾结,在英国伦敦拼凑出一个所谓“维吾尔特别法庭”,要煞有其事地就新疆问题进行听证。

  这个“特别法庭”本身就是一个笑话,但他们搞出这番表演,不仅为政治操弄,其实背后还有生意。  

  就让我们来扒一扒它的真实面目。

  1

  “维吾尔特别法庭”在英国是以私人担保有限公司的形式成立的。私人担保有限公司在英国一般来讲适用于社团、慈善机构等。也就是说,这完全是一个民间自发团体,而且跟“法律”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盗用了“法庭”的名号,是不折不扣的伪法庭。

  而且,即便从民间组织的角度来讲,它也是一个非法机构,不具备英国《2011年慈善法》所规定的“合法组织所应有的章程和托管理事会”等条件,且没有获得该法要求慈善组织所应得到的政府资金支持。

  凑成这个伪法庭的主要有以下几股势力:

  最大金主:“世维会”。

  据伪法庭网站的介绍,2020年6月,“世维会”主席正式请求杰弗里·尼斯成立一个独立的“人民法庭”,以调查所谓对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突厥穆斯林人口的《持续暴行和可能的种族灭绝》。

  该网站信息还显示,“世维会”为其提供了约10万英镑的资金,剩余18.5万英镑资金将通过众筹募集。网站链接的众筹网页显示目前已经募集到将近25万英镑,有800名捐赠者作出个人捐赠。

  实际上,“世维会”基本上就是其“独家”资金来源。5月26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披露,在“世维会”为“法庭”提供23.5万英镑后,该“法庭”长达3个月时间仅筹集到7000多英镑,成为跳梁小丑。

  所谓的“众筹”,不过是掩人耳目和虚张声势。

  而据美国调查性报道网站“灰色地带”的介绍,“世维会”受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的直接指导。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已经向“世维会”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包括2016年以来直接提供的128.4万美元,以及为其附属组织提供的上百万美元额外资金。

  据“世维会”前网站的数据显示,仅2018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向“世维会”及其分支机构提供了近66.5万美元。

  这些赠款专门用于培训维吾尔活动家和向青年进行媒体宣传和游说,“以提高对维吾尔人权的认识和支持”。

  协助启动:“种族灭绝反应联盟”。

  在伪法庭给出的介绍中还提到,该“法庭”于2020年9月3日在“种族灭绝反应联盟”的协助下启动。

  所谓的“种族灭绝反应联盟”是2019年11月4日在英国议会成立的一个组织。该组织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卢克·德·普尔福德 (Luke de Pulford,中文名裴伦德)可谓是“五毒俱全”。

  其推特主页身份标签一栏中有:Arise基金会主任、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创始人兼协调员、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委员、香港监察研究员、“世维会”的顾问。

  在2019年香港暴乱期间,他是最活跃的英国政客之一,不仅是何君尧在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的名誉博士学位被取消以及鼓动英国律师机构取消其律师资格的主要推手,还与罗冠聪串联拟在英国控告英籍港警。其参与创立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的主旨就是,将中国的崛起视为民主国家必须共同应对的挑战。

  而“种族灭绝反应联盟”中更是汇聚了此前被中国制裁的多名反华政客,包括肯尼迪、奥尔顿,还有此次伪法庭的“庭长”尼斯。

  隐形支持:轮子

  “补壹刀”还发现,在其介绍文件列出的伪法庭主要参与者履历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共同经历——“中国法庭”。

  据维基百科“中国法庭”词条中的解释,“中国法庭”是由“中国滥用器官国际联盟(ETAC)”设立的舆论机构,其资金支持来源于轮子。

  调查记者Ryan Mccarthy 2019年的调查文章中也提到,尽管发起“中国法庭”的“中国滥用器官国际联盟(ETAC)”声称其是一个国际非营利组织,通过其人员联系不难分析出其是轮子的前线组织。

  而所谓的“中国法庭”曾在2019年6月17日宣布中国在“强摘器官案”中罪名成立,而当时所谓的“中国法庭”的“庭长”就是此次“维吾尔特别法庭”的“庭长”杰弗里·尼斯。

  2

  由此可见,这个所谓的国际人权律师尼斯根本就是恶名远扬的国际人权圈滥诉专业户,其与境外反华势力的关系更是十分密切。

  澳大利亚公民党刊物《澳人警示服务》2019年3月在其网站上发文称,尼斯本人是一名资深的英国特工,其职业生涯主要任务就是针对英美地缘政治目标制造虚假指控。

  在尼斯简历中,被其大书特书是曾在海牙国际法庭起诉前塞尔维亚领导人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一案中担任检察官。

  2016年3月24日,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公布了判决书,在判决书的第1303页写道,法庭不认为在此案中相关方面提出了足够的证据,来证明米洛舍维奇认同将波斯尼亚与克罗地亚人逐出波斯尼亚塞尔维亚人所要求的地区。

  一直研究米洛舍维奇审判的安迪·威尔克森2017年在战略文化基金会做的一个报告中表示, 在对波斯尼亚-塞尔维亚将军拉特科·姆拉迪奇(Ratko Mladic)的判决的第四卷深埋了一个脚注,“法官一致认为,‘审判庭收到的证据并没有表明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参与了共同犯罪目标的实现’,即通过实施起诉书中所指控的犯罪,建立一个同种族的波斯尼亚-塞族实体……我们被告知他是‘巴尔干的屠夫’,但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这些指控。为了证明经济制裁和北约对塞尔维亚人民的军事侵略是正当的,我们被欺骗了。”

  尼斯当时在审判中就是力主米洛舍维奇有罪的。美国国务院南斯拉夫办公室的乔治·肯尼曾谴责米洛舍维奇的审判程序“本质上是不公平的,只不过是一场政治表演审判”。

  不过,在世界舆论中的声名狼藉似乎并没有对尼斯产生多大的影响,参与米洛舍维奇审判依然是他多年来在西方人权圈行走的噱头。

  此外,尼斯还是前些年臭名昭著的《凯撒报告》的合著者,在《凯撒报告》中他更是展示了其颠倒黑白的虚假指控能力。

  2014年,德斯蒙德达席尔瓦、杰弗里尼斯和戴维克兰等人组成的一个国际调查小组认定:自叙利亚冲突开始以来,大约有1万1000名叙利亚人在阿萨德政权的监狱中遭到酷刑,并被执行死刑。

  该报告的主要依据是一名代号为“凯撒”的叛逃出境的前叙利亚警察带出的5.5万张照片。调查组认为,给被杀拍照的需要强有力地指向这样一个事实,即这些杀人行为是有计划、有命令和得到上级指示的。

  当时,泰晤士报引述尼斯的话说,“这些照片就像拿到纳粹档案的钥匙”。据称,尼斯还亲自对这些照片进行了认证。

  撰写《凯撒报告》的另外一个重要成员是戴维克兰。在灰色地带针对《凯撒报告》的一篇调查文章中认为,克兰实际上是一名资深的军事情报人员,曾经在五角大楼内担任过各种职位,包括国防情报局。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