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美军持续军事施压 伊朗举行首次大规模无人机军演

  应对美军持续军事施压,展现非对称打击能力,提升未来谈判筹码——

  伊朗举行首次大规模无人机军演

  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1月5日至6日,伊朗军队在北部塞姆南省展开了首次大规模无人机军事演习。来自伊朗陆、海、空和防空部队等多军兵种的数百架无人机联合演练了战斗、监视、侦察和电子作战等多个课目。在美国对伊朗持续军事施压的敏感时刻,又恰逢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遭美国无人机暗杀一周年之际,伊朗进行如此大规模无人机军演,传递出多重信号。

  实战演练,展现非对称打击能力  

  为期两天的演习中,各军兵种围绕在实战条件下实施无人机联合作战行动课题,演练了包括无人机发射空空导弹拦截并摧毁空中目标、使用炸弹和精确制导导弹点对点摧毁地面目标以及使用远程无人机摧毁预定目标等多项内容。通过此次演习,伊朗展示了其先进的无人机技术,演练了相关的无人机战法,检验了实战条件下的无人机(群)作战能力。

  其中伊朗国产的“卡拉尔-12”无人机十分抢眼,不仅成功发射伊朗国产“阿扎拉克什”空对空导弹完成拦截行动,摧毁了模拟来袭目标,还精准投放了500磅MK82炸弹,成功摧毁水面目标以及“敌”防御阵地和工事。

  在演习的第二天,伊朗国产“弗特罗斯”远程战斗无人机自主奔袭1400千米,成功摧毁了预定目标。据悉,该无人机航程可达2000千米,并能连续滞空30小时保持攻击状态。

  另外,此次演习中,伊朗军方还演练了使用人工智能的无人机集体飞行和无人机发动“蜂群战术”攻击等课目。此前,伊朗军事专家就曾设想提出,伊朗一旦与美国爆发冲突,可以出动大批无人机和快艇,通过“蜂群战术”“群狼战术”对美军航母战斗群发起立体式饱和攻击,以这种非对称打击方式将美军航母“送进海底”。

  全谱亮相,回应美国多年制裁

  此次军演中,展现出的无人机型号全、数量多、用途广,种类涵盖远中近程,功能涉及侦察监视、通信中继、电子战、火力打击等各种作战用途,且大部分机型均是首次亮相,充分展现了伊朗军队无人机技术的成熟和无人机作战能力的强大。本次军演新闻发言人马哈茂德·穆萨维表示:“伊朗已成为无人机强大的国家之一。”

  其实,伊朗在无人机领域的崛起,很大程度上还要“归功”于美国。一方面,美国持续不断的制裁,致使伊朗的武器装备发展一直较为缓慢。伊朗深知与美国实力的巨大差距,近年来持续加大对无人机先进机型的研制,提升实施非对称打击能力。

  另一方面,美国多次“无私奉献”更是发挥了巨大作用。伊朗及其盟友曾有多次捕获和击落美军无人机的经历。2011年,伊朗军方宣布成功捕获了美军1架RQ-170“哨兵”隐身无人侦察机;2017年10月,美军的一架MQ-9“死神”无人机在也门萨那北部地区被胡塞武装使用导弹击落;2019年6月,伊朗方面又打掉了美军一架RQ-4“全球鹰”无人机。外界普遍认为,伊朗国产无人机身上大多都有美式无人机的影子,其无人机研制很可能是通过拆卸方式借鉴了相关技术,才获得突破的。

  宣示立场,缓解国内舆论压力

  美国近来动作频频,持续对伊朗施压。2020年12月10日,美国2架B-52轰炸机在伊朗领空附近空域飞行2个小时;12月21日,美海军“佐治亚”号核潜艇和2艘巡洋舰穿过霍尔木兹海峡进入波斯湾;12月30日,美空军2架可携带核武器的B-52轰炸机飞往中东地区。

  1月3日,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遇袭身亡一周年纪念日。当天,美国突然宣布原本要返回美国本土的“尼米兹”号航母编队滞留中东海域,并持续向中东地区增派军事力量。连续的挑衅激起了伊朗民众的强烈不满。

  1月1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萨拉米在参加苏莱曼尼遇难一周年纪念活动上表示,伊朗已做好捍卫国家独立、维护国家重大利益的准备。伊朗举行大规模无人机军演,一方面,自然有向苏莱曼尼表达告慰之意,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展示对美国强硬立场,宣泄国内民众不断高涨的反美情绪、缓解国内舆论压力。

  以攻为守,提升对美谈判筹码

  伊朗举行此次大规模无人机军演,更深层的意义在于对美国及其盟国发出强烈警告,伊朗已经做好充分准备,以应对任何针对伊朗国防安全和国家利益的威胁。但这种动作,很大程度上是以攻为守,以期实现美伊关系缓和。

  伊朗军队高官穆罕默德·侯赛因在演习之初就表示,伊朗举行演习意在表明,伊朗有能力在无需外国势力存在或干涉的情况下保证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军演向美军传递出警告信息,伊朗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无人机(群),对部署在波斯湾的美海军舰队实现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跟踪、第一时间定位、第一时间打击,告诫美军切勿轻举妄动。

  由于美国多年来的制裁加重,伊朗国内经济下滑,总体国力也不足以同美国抗衡。因此,在分析人士看来,无论是此次无人机军演,还是伊朗扣押韩国船只、重启核活动,看似强硬的背后,还是想提高同美国谈判的筹码。毕竟,美国当选总统拜登作为伊核协议的主要操盘手,此前曾表示已经准备好重返伊核协议,并结束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制裁。伊朗在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前的这些动作,与其说是在谋求同美国的直接对抗,不如说是表达对美国现政府的不满,其最希望看到的,还是拜登政府上台后美伊关系实现缓和。

其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