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澳要签“准军事同盟”协定 “亚洲小北约”要来?

来源:人民网 编辑:刘 欣2020-11-19 07:13:13
浏览

  在亚太15国签署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释放多边合作强音仅两天之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11月17日访问日本,与日本首相菅义伟寻求签署一个“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防卫合作协议——《互惠准入协定》(RAA)。  

  对日本来说,如果RAA签署,将是仅次于驻日美军地位协定的又一个准军事同盟协定,也将宣告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两个关键盟友在军事安全上进一步实现捆绑,“亚洲小北约”即将浮出水面。

  日澳防务合作迈出“特别的一大步”

  “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防务条约《互惠准入协定》达成原则性协议方面,我们今天迈出了特别的一大步。”在17日与菅义伟联合举行的记者会上,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透露,日澳双方已就签署有关澳军与日本自卫队联合训练等《互惠准入协定》达成基本协议,以此强化两国安全保障及防务合作。菅义伟在17日的记者会上也表示,日澳在“大框架上”达成《互惠准入协定》,凸显了“强力支撑日澳为地区和平与稳定作贡献的意志”,双方“将共同致力于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

  澳大利亚与日本同时与美国保持着同盟关系。日本把澳大利亚定位为“准同盟国”,希望通过签署《互惠准入协定》,规定联合训练中在对方国家逗留的队员的刑事审判权等,强化防务合作。这份协定经过双方6年多时间的磋商,还需要两国议会的批准方可生效。如若实现,澳大利亚将成为首个与日本缔结《互惠准入协定》的国家,这也将是日本自1960年签署驻日美军地位协定后的第一份类似协定,标志着日本政府60年来首次允许美国之外的外国军队在其领土上行动。

  有日本媒体报道称,《互惠准入协定》生效后,日澳双方武装力量以共同训练为目的进入对方国家时,将不需要经过额外审查;携带用于训练的武器和车辆等装备的手续也将简化。同时,日澳共同训练的军种,也将从目前的海上、空中力量进一步向陆上部队拓展,实现全军种的防务合作。英国《卫报》17日也评论称,一旦《互惠准入协定》最终生效,将为日澳加强防务合作和联合军演铺平道路。

  日澳希望强化“准同盟国”关系早就有迹可循。从2013年开始,日本和澳大利亚已经开始分享军事物资;2017年,日澳两国开始共享弹药等武器。今年以来,虽然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各国交往深受影响,但日澳关系却突然升温。除日本海上自卫队和航空自卫队多次与澳大利亚海军和空军举行联合军演外,上个月,澳大利亚外长、防长不顾染疫风险,先后访问日本谈合作。此次莫里森亲自访问日本,不仅是菅义伟上任以来接待的首位到访的外国政府首脑,也是今年2月以来第一个访问日本的外国政府首脑。值得关注的是,菅义伟今年9月就任首相后,首个电话会谈的对象也是莫里森,而非外交惯例上的美国总统。

  日澳加速捆绑或为“制衡中国”

  虽然日澳仅宣布“在大框架上”达成了《互惠准入协定》,也未透露太多协定细节内容,但日澳媒体都将之与中国扯上关系,一致认为这个协定的目标是“制衡中国”。

  在会谈后发布的联合声明中,菅义伟与莫里森特别提到“南海局势”称,双方“再次确认,强烈反对加剧紧张局势的威胁性尝试,以及对包括军事化和导弹发射等严重事件的关切”。针对日本最关心的东海局势,两国首脑还提出,“强烈反对谋求改变现状、加剧紧张局势的威胁性单方面行为”。对此,日本共同社17日评论说,日澳此举是“考虑到在西太平洋等扩大军事活动的中国”。

  对于澳大利亚方面的心态,日本广播协会(NHK)17日报道称,即便在访日回国后需要隔离14天,莫里森也坚持访问日本,这反映了他的危机感。美国彭博新闻社17日报道认为,澳大利亚寻求与地区国家建立防务关系,以应对中国的“挤压”。

  对于日本方面的态度,日本时事通信社报道认为,日本急于推动日澳签署《互惠准入协定》,一大重要原因是钓鱼岛争议问题。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也称,日澳《互惠准入协定》将向本地区发出一个信号,即日本希望在印太地区发挥更广泛作用。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莫里森17日下午还与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会谈了近一小时,会谈焦点是“与包括美国、印度在内的国家在安全保障领域加强合作”,安倍还特别提到了日、美、印、澳四国11月3日在印度近海的孟加拉湾共同参与的“马拉巴尔2020”联合演习。安倍对莫里森说:“演习成功真是太好了。”二人会谈当天,这一军演恰巧在阿拉伯海开始第二阶段的训练,这个阶段将持续至11月20日,演习规模比第一阶段有明显升级,演习科目和内容也更加复杂。

  日澳两国11月15日刚与中国、韩国、新西兰及东盟十国签署RCEP,转眼就在军事上对中国有了新的“制衡”动作。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看来,这恰恰反映了我们同周边国家之间关系的现状,就是有矛盾也有合作、有共同点,“对方对我们实行‘软硬兼施、两手并用’的策略,这也将是中国外交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面临的常态。”

  “亚洲小北约”渐渐浮出水面?

  拉拢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共同构建“亚洲小北约”,是美国在亚太地区建立安全同盟的长期战略构想。眼下,“亚洲小北约”似乎正在浮出水面。

  除此次日澳在“在大框架上”达成“准同盟国”协定外,10月2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防长埃斯珀访印,参加了美印外长防长“2+2”部长级对话。对话期间,印度已完成成为美国防务伙伴所需的三大基础性合作协议,从程序上成为美国的准军事盟友。这意味着,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已将自身的防务和安全绑在了美国“战车”上。与此同时,继2007年之后,澳大利亚今年时隔13年再次重返“马拉巴尔”联合军演,并出动主力战舰,标志着美、日、印、澳已开始在印度洋重要航道附近试验“军事合作机制”。“亚洲小北约”已初露端倪。

  不过,虽然美国意愿强烈,军事与防务安全专家仍普遍认为,“亚洲小北约”距离真正建成仍需时日,日本、澳大利亚、印度三方对此仍有顾虑。

  以日澳《互惠准入协定》为例,此次莫里森不顾染疫风险访日,一大目的就是与日方签署日澳《互惠准入协定》,事前日澳官方透露的信号也是“协定签署在即”。但从17日两国首脑会谈的结果来看,双方并未正式签署这一协定,仅宣布“在大框架上”达成了协定。

  澳大利亚媒体17日分析说,日澳暂未签署《互惠准入协定》,很可能与协定的一大争议点有关——澳方反对其军人可能依据日本法律被判处死刑。过去数十年来,在驻日美军地位协定中,驻日美军享有“司法豁免待遇”,规定受雇在驻日美军基地工作的文职人员与军事人员执行公务时肇事或者犯罪时,驻日美军享有优先司法管辖权,实质上赋予了这一群体司法豁免待遇。这一问题一直困扰着日本,是东京和华盛顿之间许多紧张关系的根源。日本不愿在与澳军的合作中再背上这一包袱,澳大利亚方面则认为这一权利不可放弃。鉴于这一矛盾具有不可调和的色彩,许多分析人士认为,日澳两国防务合作仍有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