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经历“类自由浮动” 汇率飙涨外资爆买中国债券

来源:人民网 编辑:刘 欣2020-11-18 23:17:30
浏览

  人民币经历“类自由浮动”,汇率飙涨外资爆买中国债券

  尽管央行此前已取消了一系列逆周期操作,但是在海外疫情仍未受控、中国经济增速不断正常化的背景下,人民币根本涨得停不下来。

  11月18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再度调升169点,报6.5593。当日,人民币持续对美元走强,在岸人民币对美元16:30收盘报6.5425,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截至18:20报6.5415。

  目前,发达国家疫情防控效果不彰、中美利差维持历史高位、中外货币政策周期背道而驰、资本涌入中国股债市场,这些关键因素短期内看不到逆转的迹象,因此人民币的涨势很难戛然而止。据第一财经了解,近期国际投行普遍调高了对人民币汇率2021年的预测值,基本都从此前的6.5~6.7区间调整至了6.2~6.4区间。  

  “央行已取消远期购汇风险准备金和暂停逆周期因子,近期人民币完全处于试验‘自由浮动’的状态,央行似乎也在观察。” 荷兰国际集团(IN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彭蔼娆(Iris Pang)对第一财经表示,人民币全年波动区间不断扩大,2019年的最高、最低位相差7%,而今年截至11月9日已达近10%,预计明年波动区间可以扩大至13%(6~6.8的区间),2021年底美元/人民币将达6.3。

  创下29个月新高

  在美国大选结束后,人民币涨势强化,离岸人民币17日就创下29个月新高,18日进一步走强。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累计已涨超5.7%。

  10月底,离岸人民币对美元一度大跌至近6.73,但29日起至11月6日连涨5日飙升近1400点,至6.6附近,近日人民币更是迈入6.5区间。

  “主要原因是,中国对疫情的防控能力在目前北半球进入冬季以来可以说是最好之一。相对之下,就算疫苗研发成功了,各国央行对目前疫情不断恶化所造成的经济冲击仍非常担忧,暂不会改变宽松计划,这导致各国货币都在贬值,而人民币不但对美元,对欧元、澳元、日元都有4%~6%的涨幅。”FXTM富拓首席市场分析师杨傲正对第一财经表示。

  同时,中国经济基本面仍在持续回暖,从最早的基建投资、出口再到当前消费不断复苏。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对记者表示,在生产端,10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6.9%,略高于预期的6.3%,与上月持平,可以说已完全恢复常态。在消费领域,10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4.3%,增速比上月加快1个百分点,但仍低于预期(5.2%)。难能可贵的是,10月餐饮收入4372亿元,同比增0.8%,增速年内首次转正。该机构的中国消费活动Z-score录得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强劲的V形复苏,这一趋势将持续,中国经济将在四季度回归到疫情前6%的增速。预计2021年中国实际GDP增速为9%,当年四季度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为6.4,此前的预测则为6.6。

  同时,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与发达国家央行进一步分化。11月17日,美联储、欧央行、澳联储、英央行行长都分别表达了对疫苗研发成功与货币政策的看法,所有言辞几乎一面倒地对疫苗表示谨慎态度,称目前实行的宽松政策不会改变。其中,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更警告了疫情对经济构成短期下行风险,停止美联储紧急贷款为时过早。

  “这也说明,疫苗的利好消息似乎中长期里都不会改变各国央行的低利率和量宽计划,澳央行和英央行更为进一步扩大宽松刺激埋下伏笔,美元依然会维持弱势。”杨傲正称。

  彭蔼娆则表示:“如果疫苗利好被证实,这将有利于美元,但仍需观察。”

  11月9日,英国股市向上熔断,欧美股市整体飙升。辉瑞、BioNTech当日宣布其研发的新冠疫苗有效率超90%;16日,Moderna又宣布其疫苗有效性达94.5%,均远超此前市场预计60%~70%的有效率,也超出了一般传染病疫苗的有效率。但机构认为,目前样本的代表性存在客观瑕疵,未来的大样本数据还有待进一步观察,要到Ⅲ期临床试验结束后,才会有更多对疫苗的确定性结论,而且,辉瑞的疫苗对冷链运输有较高要求。

  “自由浮动”试验

  比起升值的趋势,这轮升值背后接近“自由浮动”的事实更值得关注。目前中国央行几乎没有任何干预,人民币涨跌完全表达了境内外交易力量和企业的自主行为。

  “从月线图看,算上11月的话,人民币已连涨近6个月,可以说创下了2013年以来的最长月连涨纪录。从最高点的7.19水平到目前的6.5水平,上涨幅度达10.6%。目前美元/人民币加速下跌的概率不大,下方可关注6.54和6.5050的支撑区。”杨傲正称。

  “人民币对美元在过往5年最大的年均波动幅度是10.5%,出现在2018年。今年很有可能会突破这个区间,人民币对美元很可能到6.4附近。”某外资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日前对第一财经称。

  ING则预计2021年这种波动区间有望扩至13%,在6~6.8区间波动。“这是一场‘自由浮动’试验,央行也在观察。当然,未来在必要的时候,逆周期因子等措施仍可重新归位。”彭蔼娆告诉记者。

  不过,目前人民币并非真正的自由浮动货币,每日也仍设有上下2%的涨跌幅限制,专家普遍认为,目前并无必要放宽区间,或直接正式宣布启动自由浮动。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此前对第一财经称:“下一阶段,应积极理性地应对汇率波动和资本流动,也要充分认清人民币快速过度升值的不利之处。同时,鉴于当前人民币波幅尚不及每日限制的2%,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也并非人民币汇率实现完全自由浮动的最佳时机,应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逐步扩大汇率弹性。”

  “双向开放”缓解集中升值压力

  事实上,中国已通过一系列“双向开放”的方式,缓解人民币过于集中的升值压力。同时,这也满足了外资此前对“双向开放”的诉求。

  邢自强对记者表示,具体措施包括:进一步扩大对外投资额度,包括新增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额度等;进一步促进内地与香港的跨境投资,包括股票通、债券通、跨境理财通等;鼓励国内保险公司扩大境外投资比例。

  但一个明显的变化是,早年外界对通过QD类额度进行全球资产配置趋之若鹜,近一年,QD类额度被抢的情况却很少出现,相较之下,全球资本对“投进来”的热情更高。例如,债券市场资金流入异常强劲。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数据显示,截至10月末,为境外机构托管债券面额达26826.76亿元,环比增加866.21亿元,增幅为3.34%,自2018年12月以来,已连续23个月增加。

  外资都在拥挤交易,“买债买爆了”。某外资债券投资经理对记者表示:“尽管中国债市震荡、收益率攀高,但汇率的收益也令外资趋之若鹜,且对于长线资金而言,短期的债市波动并无碍配置,现在反而是境内机构比较谨慎。”